书路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扬子晚报杯作文大赛决赛获奖作文赏析

来源:书路文学网   时间: 2019-07-09

  1月27日,第四届扬子晚报杯作文大赛完美收官。经过海选、在线复赛、现场决赛三轮比拼,104人获得特等奖和一二三等奖,600余人获得优秀奖。选手获奖名单以及“先进指导老师奖”、“优秀指导老师奖”名单已在扬子读写网及扬子读写网微信公布。扬子晚报特邀大赛评委及语文名师点评获奖作文,快来看看这些作文好在哪里。

  一天,天空阴云密布,云脚长毛,很快就下起了大雨。这时,门铃响了,我猜,是一个避雨的人吧?

  我打开门一看:什么都没有,我刚把门关上,门又一下子弹了开来,门口站着个人,我心想:这是谁呀?给我送魔法学校入学通知书的海格·鲁伯?绿巨人?宙斯?我定眼一看,是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陌生男子。我吓了一跳,他对我说:“我叫风,至于其他问题,我进来后跟你说。”我想:正好我也想找个人说话。于是,我把他请进了屋。

  当他进了屋,我问他:“你怎么知道我要问你些事?”他笑道:“因为我会读心术。”“哦?难道真有这样的本领存在?”“当然,不仅如此,我还会鸟语,还有占卜学、占星学等某些高人才会的本领。”“嗯,我听说有一个人听得懂鸟语,有天他在山上遇到一只鸟,鸟说:‘山下有只大肥羊,你吃肉,我吃肠。’结果他真见到了一只已摔死的羊。”“的确有这事,如果不是他们传下了鸟语,就没有这事了。”

  “在《风》里,有一句‘过江千尺浪,入竹万竿斜。’”“是你做的吗?”“不是,那应该我哥哥做的,在科学上我应该只是和风,每小时20公里,吹不了那么高浪,那是龙卷风。”“《春晓》中有一句:‘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花是你吹的吗?”他笑了:“雨把花打落,我是捧花的,不让他重落地。”“沙尘暴又是怎么回事呢?”“那个很对不起,有时我跑太快会带些沙子。”“没事,我跑太快也会带些泥。”“有时有些开枪时,我会减慢子弹的速度。”这时,雨停了,天晴了。风也该走了,我和他依依不舍地告别。

  几个月后,又下了场大雨,也许风很快来避雨,果真,他来了,我和他的下一个故事又拉开了一幕……

  风本无情,作者有情,开篇设悬念:门铃响了,门口却没人,门刚关上,又自动打开,接着门口站着一个人,是给我送魔法学校入学通知书的海格·鲁伯?绿巨人?宙斯?这绝对是“流浪星球”级别的科幻手法。接着小作者与风展开了对话,于是文学里的风和科学的风相遇,让读者穿越在古今的“风”里,令人拍案叫绝。最后,结尾不结,下一个故事,又拉江苏癫痫病治疗贵吗开了序幕,读之,余兴未消。全篇没有华丽的辞藻,字里行间表达的是一个小学生对大自然的好奇,对科幻世界的向往,对同龄人对话的渴望。因作者有情,所以文笔生花。

  ——郝玉梅(南京市金陵中学实验小学语文教师,江苏省特级教师,扬子读写网特聘名师团成员)

  小时候,我怕黑。对那黑色有着无边的恐惧,时不时想到奶奶口中所说的大灰狼,那凶狠的目光在黑暗中发出暗绿色的光,一步一步向我走来,猛地张开血盆大口,把我吞掉。每每想到这儿我就直打寒颤,连忙躲进被子里……

  如今,我的床头有了一盏小夜灯,到了晚上,那小夜灯“咔嚓”一声就亮了恰好照亮我的床头,柔和,把我不安的心照得安稳。

  “嘀——”那小夜灯突然一闪一闪,灯光骤然微弱了下去,只有黯淡的光,弱弱地闪着。我的心猛地一揪,灯,我的小夜灯要灭了。那光终究灭了。我不甘心这灯就这么灭了,拼命按着开关键,可那光怎么可能“复生”?我不停地按着也不过是徒劳罢了。我死心了,心灰意冷,又要面对那恐怖的黑暗了。

  我睁大了眼睛,有些“恨”小夜灯,你什么时候不灭,非要这时灭。我纵有一腔怒火也无可奈何“灯灭去”,似曾相识“黑”归来。

  童年对黑的恐惧如山洪猛兽般席卷了我的大脑,在我脑中胡作非为。这恐惧如一张巨大的,丑陋的嘴巴,把我吞噬。面对黑夜,我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柯南》中的黑衣人又叫我打颤,那冷冷的目光,丑恶的笑声让我紧紧团成一团,躲进了杯子中,那“黑衣人”的目光让我瘫成一块泥。

  我惊慌,四处望着,总觉得有人在偷窥我。那儿,那儿,那儿有双眼睛,我拉了拉被子,手紧拉着衣服。我瞪着那双眼,想把他赶走。可那双眼睛更亮了。罢了,罢了,我还是听天从命吧!我在胸口画着“十”字。睁眼,才发现,那原来是我的眼镜呀!虚惊一场。

  为了快速入睡,我开始数小羊“一只,两只,三只……”小羊只数越来越多,我的睡眠反而没有增加,增加的只有我的恐惧。天越加黑,越加可怖。

  “吱呀”门开了。我如抓住了救命稻草。光,如牛奶般洒了一地。是谁进来了?是母亲。她看了看灭了的小夜灯和缩成一团的我。她轻轻一笑,扶了扶我的头,轻声说:“不,别怕,有我在呢!”她对我笑笑,那笑似有安稳作用……我一颗不安的心平稳了。

  这是一盏什么样的灯?这是一盏蕴含着母爱,照亮心灵的灯湖北癫痫权威医院。床头的小夜灯,本是一盏平平凡凡的灯,但在小作者的笔下,却显得那么有爱心,那么值得信赖。原因何在?因为母亲就是一盏小夜灯。这样的选题立意,是多么的巧妙!小作者在写法上欲扬先抑,细致描写小夜灯带来的安全感,小夜灯熄灭后的恐惧感,就在小作者面对黑暗带来的恐惧时,母亲这盏小夜灯“亮”了,多么温馨,多么温暖!从平凡的小夜灯,到母爱的小夜灯,是怎么升华的呢?小作者是个描摹的高手,用了很多笔墨夸张地描写黑暗带来的恐惧感,让人读来有身临其境之感。恐惧之极时与母亲的突然到来,形成鲜明的对比,更加凸显了母亲“救场”的温馨。此时,小作者大声喊出,母亲就是一盏小夜灯!作文的主题跃然纸上,为小作者高明的表达点赞!

  ——庄永洲(南京市中山小学校长,江苏省特级教师,南京市秦淮区政协委员,扬子读写网特聘名师团成员)

  在想象中张开眼睛,及目所至,是那年岁五千余载却依旧朝气蓬勃的城,坐落在时光长河捧起的浪花里,愈发夺目,愈发耀眼。

  似是不知自身来世的渺茫与无措,我在朦胧中挣扎张开眼,便是小城内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繁华景象了。

  脑海中也偶尔跳出些隐者归园田居,种豆南山下悠然自得的身影,士兵甲光向日、云雾消散、气吞山河的画面,少女日暮争渡觅归路的惊慌情景。但很快,这记忆的碎片便湮没在农人们低声的哀歌之中。

  “关上它,我们不必。”自傲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伴随着一阵沉重的吱呀声,承载着诸多红色文明的大门,应声关闭。只留下我微弱到几不可闻的不满闷哼。来来往往的车马成为过往,丝绸瓜果被我迫不及待地阻隔在门两旁。

  闭关锁国,一个多么荒谬而可笑的决定。我不语,只是看着友好的使者来访却被那个颇有些自恃而骄的声音傲慢驳回。渐渐地,入目便只有自己与孤独的城。我望着城内草木凋零、萧条瑟索的残秋之景,一声哀叹,意味深长。

  “开门。”冰冷的声音响起。那使者叩了叩门,不似先前的那般彬彬有礼。“不……”一向高傲的声音淹没在炮火纷飞的轰隆声里。仿佛仅过了一瞬,破败的门内生灵涂炭,血流成河,染红了刚从天而降、飘然而至的皑皑白雪。我顾不上身体的伤痛,只思索着小城该如何结束这漫漫长冬。门户大开,终不是好事。

  在落难者的哀嚎之中,在奋起者的呼喊之中,在革命者的合作之中,门,再一次被齐心关闭。我能感受到身上的创口被逐渐修补好,我能看见战火后迎来短暂云南权威的儿童癫痫病医院春天的小城的片刻安宁:复苏的大地,泛绿的叶芽,潺潺唱着歌儿的溪水,以及张开惺忪睡眼的花儿。处处草长莺飞,生机勃勃。

  令我至今难忘的是一个下午,一位领导人站在象征着新历史里程碑的城楼上,庄严地宣布一个国家的成立。“开门吧。”温文尔雅的声音微笑着响起,在初夏轻泻的阳光中,重见光明的小城显得坚毅而自强,好像我想象中的城张开了眼睛。朱红色的大门敞开,又有车马来往,热闹一如往昔。一条金色的长龙在城上方缓缓盘旋,澄澈蓝天下飘扬的五星红旗显得夺目鲜丽。

  我重新打量着这座城。如从前一般,繁华,热闹,年轻。但似乎又不一样了,历经流年的打磨,他磨去了浮躁与轻狂,取而代之的是超然的从容与明朗的坚强。

  “我,似乎是一扇门。我在这茫茫世界里守着的,也许是一座城。”文章的开头一句,如惊涛骇浪,紧紧攫取了读者的心。上下五千年,纵横三万里,在这短短的篇幅中,小作者凭借自己高超的文笔,为我们编织了一幅五彩斑斓的画卷,有认识、有感悟。这一切,源于小作者平时的读书思考。精妙的构思,非凡的想象。我们再一次惊羡小作者驾驭语言的高超技艺。

  ——薛城(江苏省特级教师,南京晓庄学院“特后班”辅导教师,扬子读写网特聘名师团成员)

  这真是一个“兵荒马乱”般的世界!“乐清滴滴乘客遇害事件”“问题疫苗事件”“公交车坠江事件”……当一件件负面新闻接踵而至,一个个声音纷纷在网络空间中炸响,一场场口水骂战拉开激烈的架势……我们一个个举起“枪”,向着对立面疯狂攻击。一有“风吹草动”,顷刻“乱象丛生”。

  殊不知,揭开层层乱象面前的帷幕之后,却恰恰反映了一种“鸡同鸭讲”的时代弊病。波兹曼曾在《娱乐至死》中尖锐地指出:“一切的新闻不过是媒体断章取义。”这样的评价固然有些绝对,但也恰恰暴露出新闻确具有“片面化”的倾向。可当负面新闻的惊雷“轰轰”炸响之后,我们往往忘了掩耳。无论是滴滴事件后卸载滴滴打车的风潮,问题疫苗后拒打国产的抵抗,还是公交车坠江后批讨女车主的声浪。我们争先恐后亟亟发出自我的声音,反而搅成了一曲“鸡”与“鸭”的混声,迷失在片面性的“陷阱”之中,陷入了无用的“鸡同鸭讲”的自以为是之中。

  易卜生曾言:“当全世界都沉了船,最重要的仍是先救出你自己。”“鸡”与“鸭”这两个物种本没有什么区别,没有高低贵贱也无任何优劣。只是身处环境不同,方法论不同,仅此而已。可小儿癜痫最好的医院若是一只自以为是的“鸡”想同“鸭”灌输自己的主观感受,“叽叽”的强加同时无非得来的是“呱呱”的混乱和声。可见,拒绝“鸡同鸭讲”并不是自私自利,只顾自己,而是减少纠纷、携手共行。

  正如一只小小的海螺之中可以听得见大海惊涛之声,负面新闻之中我们也可以窥见媒体人披露社会现实的良苦用心。可若我们每一个人都仅仅盯住负面新闻产生的强大负面潮泽,而不去探求原因为何、动机为何的话,“鸡同鸭讲”的自以为是和短视目光只会助长我们卡通化的世界观和这个世界越加狭隘的言论包容程度。

  “鸡同鸭讲”,我们企图放大自我的作用,却缩小了自身的困境,企图用一己之力力挽狂澜,却暴露了庸众面对世界而产生的弱小自我的自卑。

  浊泥之中有清水莲花,险峰之上亦有坚韧小草。洞察“片面化”的新闻背后的社会弊端,看清负面人物的可悲可叹之后,我们需要的是张开宽阔的胸襟,去聆听对方的声音;我们需要的是进行灵魂的拔擢,去阅读真正有价值的文本。而只有这样我们的世界观才能健朗成熟,我们才能精神成人。

  “纵大浪化中,不喜亦不惧。”是的,当我们回顾中国上下五千年历史之时,其实“鸡同鸭讲”的现象并不少见,渴望被人赞同,被人追随的“鸡式”英雄心理随处可见,陶渊明这样的诗句也只是他们在无数场混乱噪声发出的无奈叹息与精神填补。这是人性使然、天地使然。可当我们告别陶渊明式的时代,“鸡同鸭讲”的陋习该被我们彻底根除,因为“受光于一户只见一堂”,而只有“受之天下”,才可“普照四方”!而否则,我们只能陷于“鸡”的虚妄牢笼中懵懂地陷入失望。

  张夏怡同学的这篇考场作文,是一篇针砭时弊的佳作。作者以网络口水战作为切入点,尖锐地指出当今网络空间存在的稍有负面新闻便不分青红皂白掀起舆论狂潮,由此搅成了一曲“鸡”与“鸭”的混声,陷入了无用的“鸡同鸭讲”的自以为是中的时代弊端。接着给这种时代弊端开出了一剂药方,即个体受众先自我救赎,尝试去探求事件背后的原因动机,避免“鸡同鸭讲”的自以为是,同时拔擢灵魂,让精神成人。最后以“受光于庭户见一堂,受光于天下照四方”收束,简洁有力。此文扣题巧妙,切中时弊,指出病痛且给出药方,作者读书本的同时还读社会,看表象同时洞察根源,文笔老练,语言精警!

  ——王孝玲(第四届扬子晚报杯作文大赛评委,江苏省宿迁中学校长、党委书记,江苏省写作学会青少年写作委员会理事)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zbfkq.com  书路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