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路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记得那一次出发周记

来源:书路文学网   时间: 2019-08-16

  我暗暗发誓,我要向着光明的未来出发,为了更好地去照顾我的父母而出发!以下是出国留学网小编为大家整理的记得那一次出发周记,供大家参考,欢迎阅读!

  感谢那一次出发,它让我战胜了恐惧。

  以前的我是个畏缩不前、毫无主见的小孩子,惧怕陌生人,惧怕任务,所以,那时的我什么都得依靠大人,衣食住行,都是依靠家长忙里忙外。

  一天,外婆吃完酒宴回来带了一包糖,说这包是给舅妈的,妈妈想着外婆腿脚不好,自己要给外婆做晚饭,就想让我们小孩去。“你们哪个可以送糖去大舅家?”我的弟弟、妹妹、姐姐、侄子什么的,就一个劲地喊自己去。我家亲戚不知道哪来这么多,奶奶家的外婆家的,加起来起码有几十来个,什么大舅、舅妈,我连认都不认识,又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于是我选择了沉默。可是妈妈注意到沉默不语的我,果断地把糖递给我说:“你去。”我的脸上写满了问号,手似乎动不了了,没有去接那盒糖。“我……”“舅妈家在后面山上的那棵最高的树旁边,周围有一片玉米地。”妈妈淡定地对我说。“我不想去,我怕……”我胆怯地对妈妈说。妈妈皱皱眉头,说:“不行!就你去!有什么好怕的,你得改改你胆小的毛病,想让比你小的弟弟妹妹都喊你胆小鬼吗?”我这个人很爱面子,别人说我胆小我还真不情愿,于是结结巴巴地答应了。

  我拿着糖出发了,按照妈妈说的路线走,要先走到一个岔口往右拐。我看着周围杂乱的树枝,觉得自己陷入了一片树林的迷宫,无法走出去。路上黄泥可以盖过脚了,周围一些已经从树上折断交叉在一起的杂枝,犹如恶魔的瓜子在向我招手。我害怕极了,抱怨着:这糖非送不可吗?干嘛让我送?明知道我最怕来这种深山老林了!

  走着走着,终于走到了岔路口,我果断地选择了向右走。谁知,路上突然蹿出来一条蛇,横卧在路上,虎视眈眈地瞪着我。我还要被蛇咬一口当买路钱吗?这叫我怎么走啊,我冷汗直冒,又不敢向前走。我心里又在一遍遍提醒着自己:不要慌,要镇定。我于是小心翼翼地迈开双脚,默念着:“放松啊,放轻松,不要怕,不看就好了。”我向前走去,没有看那条狰狞的让我冷汗直冒的蛇。不知是不是我的诚心打动了它,它竟像通了人性似的,慢慢地走开,让出了路。我又一步一步地小心地走过去,这才舒了口气。

  我似乎不那么害怕了,加快了步伐,很快就上了平坦的大路。到了大舅家,他们亲切地招呼我,并癫痫大发作的护理给妈打电话说我已经送到了东西。告别大舅,我又一个人轻轻松松地下了山。

  回来后,我似乎不那么胆小了。每次家里有任务,我会抢着接,也不怕是一个人了。妈妈也说,我变勇敢了,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胆小怕事的我了。

  成长总需要锻炼,需要无数次出发,而那次出发,是我最难忘的。

  碧树连天,牛毛细雨,纷纷扬扬。温暖湿润的一阵轻风,轻柔地触碰着我的脸。

  我、妈妈和奶奶走在去上坟的路上,去祭奠我的曾祖母、曾祖父——他们的坟在一座小山丘顶上。

  我们来到小山丘脚下,望着小山丘,又看了看我们脚上厚厚的泥土,不禁停下了脚步。

  野草处处长满了,上面有许多露水。一路走来,裤角已将“天地之精华”全部吸收。

  奶奶年老体弱,已弄得气喘吁吁了。妈妈长叹一声说:“儿子,奶奶累了,你在这陪着奶奶,我去上坟好吗?”

  我看着满脸热得通红的妈妈,又想着年少体壮的我,便对妈妈说:“妈妈,还是我去吧!”毕竟这里除了我再没有其他“男人”,我感觉自己应当担当起责任。

  突然,一位满头大汗,满脸通红,身着墨绿色的破了几个大洞的大衣的老年人,跄跄踉踉地从山丘走下,一见我们便说:“山路十分滑,一不小心就栽了个跟头。”

  妈妈对我说:“还是我去吧,你留在这里照顾奶奶。”还没等她说完,我便已上路了。

  我想,我已经不小了,是时候为家人做一点小事了。一种莫大的责任感驱使着我前进,让我迈出了第一步,第一次走上了向成熟出发的路。

  一路上,我提着袋中的冥币、打火机和鞭炮一步一步向上走,我并没有走山路,而走的是草路。为了不使自己摔倒,只能伤害一下小草了。

  一阵“啪啪”声在山间回荡。声音一结束,就看见踏草飞跑的我……

  我望着窗外的雨,不禁又想起了那一次出发,脸上浮现着灿烂的笑容。

  “吱,吱”,夏夜独有的蝉鸣萦绕耳畔,淡淡的月圆之光撒在独座凉椅上的我仰起的脸上。

  我看着皎洁的圆月被阴云悄悄吞噬,渐渐陷入了沉思。

  在这不短的暑假之中,我希望能把借来的地生看一遍,期待我能借它来拉开和竞争对手之间的差癫痫病应该怎么治疗距,以便最终在考试时傲视群雄。但看着这叠二十厘米高的资料,我不禁问自己:“你敢出发吗?你确定你能做到?”

  我在记忆中翻找,寻找着答案。

  我刚到城里来读书的时候,小小的我心中怀着一个巨大的期待:我希望我能进入全班前三名。而我也正是因为这个期待才背井离乡,来到这里。

  记得我初来县城里现在读书的学校上第一节课的时候,我充满自信地举手要回答问题,老师也点了我回答。我站起来,按照我的理解来大声回答,但我还只说出几个字,全班便哄堂大笑起来,且边笑边盯着我,齐齐地盯着我,像盯着怪物。我当即脸就像剧烈运动过一样燥热起来,像烧的铁一样红了起来,不由自主地垂下头,刚才想好的答案也抛到了九霄云外。吱吱唔唔了半天,老师只好在笑声中叫我坐下。事后,我才知道,他们是在笑我奇特的官店口音。之后好久我都不敢举手回答问题,但我却仍没忘那个期待。

  记忆翻转,我又看到了当年那位嘲笑我的同学,也似乎又听到了他的嘲笑:“你只知道借别人的,不知道自己买书!没钱买?没钱买就回你那个农村去呗!”听到这些话后,当时的我心灵遭到了巨大的摧残,也曾因此而独自在被窝里哭泣。即便如此,但我仍一直在努力,为那个期待而努力。

  记忆再次翻转,我看到了那学期语数期中成绩公布的场景。那天,班主任兴高采烈地拿着卷子走进教室,之后,迅速地发下卷子。我也看到了自己的分数:数学100分,语文100分。接着,班主任老师激动地说道:“这次我们班考得不错,班上第一名是刘可明,两科都满分,同时也是全年级第一名。大家掌声祝贺!”在掌声中,我向期待迈进了一大步。

  从记忆中回到现实,我看到圆月又从阴云中出来了,似乎变得更加皎洁美丽。我也好像在月亮上看到了那个一直期待的“我”,他向我说:“出发吧,兄弟。”

  我笑了,离开了凉椅,进屋睡觉去了,去为明天的复习做准备。

  记得那一次出发,准备这一次出发。

  烈日当头,燥热的空气骚动着,扭曲着眼前景象。一个土墙瓦房立在那儿,松松散散地挨着几户人家。在这延绵起伏的群山中,隐匿着一个有如世外桃源的小村落。

  “啊——”一声女人的尖叫打破了这里素来的寂静,吓得栖鸟飞离林梢,须臾,随着女人惨叫渐渐淡没于林海中,那小瓦屋里传来了婴孩的兰州到哪里治疗癫痫好啼哭,清亮的哭声总算让这屋中人都安了心,紧接着个个脸上笑出了花,笑出了褶……

  这个寒苦的家里从此增添了个女娃娃,那便是我的出身,这注定着我是这个家里唯一的希望,注定着我不能只为自己而活。

  两三岁时,我随父母进了城,路过幼儿园的时候,心里对那里面的样子喜欢得紧。妈妈见我喜欢这儿,想着把我送到这儿读书试试。我自然没给父母丢脸,不哭不闹就上完了小、中、大班。妈说,她觉得我是块读书的好料。那时候小,只知道在学校里能跟小朋友一起玩是极好的。就这样,我上了小学。

  平平庸庸地,我读完了两个年级,到三年级的时候像是那只瞅见白天鹅的丑小鸭,散发着一点点理想的光辉。也是从那时开始,父母开始频繁地督促我的学习,八岁的我不再完全的无知,好像从中明白了我努力读书对我的父母是件重要的事儿。那时候我想不好好读会对不起他们吧?于是我卯起劲儿去学,只为了在看分数时他们不会有失望的眼神。就这样,我升到了初中。

  在那样一个花作一样的年纪里,大家都不由自主的变得轻狂,变得叛逆,变得嚣张,甚者变得面目全非。而我,在这叛逆的大军队里并没有幸免于外,就像一片落叶,从流漂荡。我开始迷恋小说,迷到入髄,吃饭、走路、坐车一刻离不开它,如同沾染上了罂粟。正如同古人所言:“业精于勤荒于嬉”,我的成绩在虚幻的故事情节中一落千丈。

  一夜,躲在被窝看小说的我被抓了个现形,我惊恐地看着妈妈扬起的手,对上她的眼睛,怒极且悲!深夜,小院儿里只有一户人家开着灯,是那么地孤独冷清。屋子里,我站着低头看着脚,脖子像是没有足够的力气撑起脑袋去看那座上男人铁青的脸,怒睁的眼,和女人因低声啜立而抽动的肩膀。老旧的灯时明时灭,就像我悬着的心,七上八下。良久,父亲开口:“我知道我们为什么这么生气吗?”我低着头,默不作声,说不出,也不敢说。只听父亲继续道:“我们家不比你那些同学,他们混日子将来也有他们老子养着,可你不行,是爸爸妈妈没有用,没能让你有个好家境,可我们也在努力拉扯你,我和你妈白天累死累活低三下四地给别人做事,也就是为了供你读书啊!你现在不努力,难道你想以后像爸妈这样没出息?就算你想,我们也不想这样。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明天还要上学,你去睡吧!”说罢,他拉着母亲去休息了。

  我看着父亲开始佝偻的背和母亲的几丝白发,看着他们不该有的老态,我暗暗黑龙江癫痫病在哪里治发誓,我要向着光明的未来出发,为了更好地去照顾我的父母而出发!

  下完课的我,拎着书包一蹦一跳地回家,时不时地唱着歌,就在一个路口,我转弯了,转入了一条小巷子。小巷子里冷冷清清的,随风飘落的枫叶给这条小巷增加了一丝寂静。树荫底下堆满了红红黄黄的落叶。就在不远处,我看到了一位老婆婆拄着拐杖,艰难地行走着,老婆婆走几步就要停下来休息一会儿。我开始有些担心作文/这位老婆婆,我怕风再大一点就会把这位老婆婆吹走,我怕这条小巷子延绵无尽头,我怕这位老婆婆会摔倒……我跑到了老婆婆的身后,刚伸出手的我,脑海里满满都是好心的年轻人扶老婆婆,反被老婆婆讹了一口的事例。我害怕了,我缩回了手,但是我又怕有人看见我不扶老婆婆会被责怪。我看了看四周,没有人。我心里暗喜着,赶紧跑到了另外一条的小巷子里。

  突然风大了起来,落叶被吹得满天飞,仿佛都在责怪我:你怎么能不扶老婆婆呢,你太懦弱了!胆小鬼。我惶恐了,从刚进去的那一瞬间,我就开始后悔了:天哪,我怎么能不去扶老婆婆呢,她摔倒了怎么办!我真不应该丢下她一个人……我一个人站在风中责怪着自己。我决定回去找那位老婆婆。

  我快步跑去,幸好,老婆婆还在。我跑了上去:“老婆婆,我来扶您!”她看了我一眼,笑眯眯的说道:“谢谢你啊,小姑娘。”看着老婆婆对我笑,我脸刷一下的红了,我开始有些无地自容了。

  扶着老婆婆出了小巷,心里的那块石头也落了下来,我面带着微笑,大步出发。虽然我没有出门远行,但这次的出行教会了我很多东西。

  这一次的出发,我收获了勇敢!

作文网为你精心推荐:
| | |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zbfkq.com  书路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