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路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一树梨花,温婉馨香

来源:书路文学网   时间: 2019-10-12

  梨花胜雪的夜晚,推窗就能:一树梨花一溪月。身处江南,这就是我最想要的居所。

  雪小蝉说:如果我有书屋,我叫它听雪庐,至少,在心里,我有一间房子,是听雪庐的。江南的书屋我想应是临水而居,春有梨花绕肩,秋有梨儿扣窗才好。就叫它香雪居吧!

  关于书屋,老式的江南木制小楼就好,仄仄的木板楼梯,青瓦盖顶,因年久而乏出青苔,推开窗户就是淙淙的琴川河,经年流淌着小镇的故事,鉴赏着小镇的悠扬过往,一弯石桥沟通着两岸的人家,好似那:我愿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雨打,只待你从桥上经过的传说,就是它的婉约曾经。

  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这宋。晏殊的诗句一触动就喜欢到不能行。初春的院落,月色溶溶,满院白羽般的梨花,与月色交相辉映,暗香浮动,池塘边柳絮如烟袅袅在淡淡的春风中,似有若无。这梨花与月似一对碧人,缠绵在春的怀抱,互相倾诉,互相爱慕,月拥着花,花托着月,柳絮作舞,春风作歌。。。此时此刻,你大可把自己融化在这诗句中,低眉闻香就好。

  小的时候村子里并没有梨树,村南头的小池塘边有一株海棠,每年的春天都会粉淡香清,醉袖迎雪,蝶恋蜂绕。花落结出一串串的果子,极小,形状和颜色都很似梨,我们叫它棠梨子。有花的时候我会嚷求母亲,摘几支插在桌上的瓶子里,结果的时候我会嚷求母亲摘几串果子,放在嘴里轻轻一咬,又酸又涩,有时候会涩的舌头都麻酥酥的,可我每次走过时都嚷着要,总觉得它就是梨,何况又是母亲亲手采摘的,还带着母亲手掌的余温。

  真正认识梨花是我七岁之后,那年我们去三姑家,正是草长莺飞的季节,离三姑家还有一里多地的时候,父亲就指着远处一片白的地方治癫痫的中药偏方说:那儿就是你三姑家的村子,那白的是梨花,这里十里八村的人都知道它们村是以梨园著称的。我踮起脚尖,极目远眺,白茫茫的一片,象云一样。再近一些,看清了,那是一树一树的梨花,开满了村落,房屋就散落在花海中,只有少数的房子露出尖的房顶,大部分房子都被梨花淹没。因为那个时候的房子都是矮的尖顶房,梨树却是高大的,所以看起来更象是这房子点缀在梨花中,整个村落铺满梨花,雪一样的晶莹,走进它,仿佛走进了一个童话般的世界。人走在村落里,置身于洁白的梨花弄里,整个人一下子变得清澈起来,瓣瓣梨花迎来送往,清香习习,人家房顶,院落里挂满了诗一样的美丽。迎面而来的人儿,个个脸上挂满梨花般的微笑,嘴里不停的念叨:今年花开的这样好,秋天一定是个好收成。我想:即使到了夜晚也会比别的村子明亮些,那朵朵梨花分明就是一个个小小的灯笼,为你引路,为你点亮人生的希望。

  三姑家在村子的北边,门口对着路,房前屋后都开满了梨花,三姑因生了两个女儿没有儿子,在家里没有什么地位,婆婆对她很是尖酸刻薄,经常挑唆姑夫打姑姑,为了女儿姑姑默默忍受着一切,姑姑说如果她走了她的两个女儿会很可怜,家里只有姑姑疼爱她们,她们家奶奶都不拿正眼看孙女,日子过的很是艰难。正因为这为什么进化出爱情我们家才时不时的接济姑姑,为的是让她的日子好过点。虽是日子清贫,姑姑却是很疼爱她的侄女们,一看到我们来了,笑得比梨花还美。当父亲问起她的家事时姑姑说:好多了,现在梨树都分到个人了,只要肯出力,就会有好日子的。我觉得姑姑象极了梨花,虽经历了苦寒,可春天一到一样的怒放,不与桃李争艳,默默耕耘在自己的春天。那天在姑姑家美餐了一顿,尽情的玩了一下午。挥手告别时姑姑说:等梨儿熟了你们再来,一定要来。

儿童癫痫病有哪些症状呢

  也正是这句话才有了后来我和堂姐妹的离家出走。这期间,我不断的问母亲:梨子该熟了吧?放暑假时我又问起,也许是问的太多了,母亲随口就说:熟了。一天下午闲来无事,我和堂姐,堂妹决定去三姑吃梨,悄悄去,悄悄回。可路还没走到一半,就有点不认识路了,堂姐,堂妹都打起了退堂鼓,我的态度很坚决,梨儿就在眼前,怎能不去。在我的坚持下,我们三个永往直前的奔向三姑家,走到三姑家,己是傍晚时分,看着满树的梨儿,我们个个馋的直流口水。三姑看到我们又惊又喜,看着我们的馋样,她明白了我们的来意,忙摘了些梨子让我们尝鲜。并笑着说:梨子还没熟好,过几天会更好吃。可我觉得那天的梨子特好吃,至今再也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梨子。还没等吃完饭小姑就找到了三姑家,并说一家人都快着急死了,一下丢了仨孩子。让我们快回家。

  记得那晚的月亮特别圆也特别亮,小姑拉着我和堂姐的手,我拉着堂妹的手,走在大大的月亮地里,边走边唱,紧紧的一刻也没松开。平日里小姑很少管我们,我们总觉的她冷冷的,叫人难以靠近。那一次的拉手,是我记忆中和她第一次的近距离接触,感觉很温暖,还带着淡淡梨花的香气。

  昨儿友说,过几天去砀山梨花节看梨花。一句话勾勒里那久违的面容,她是毕业后我一直念念不忘的同学,更是挚友。小巧玲珑的身材,两条长长的羊角辫,一说就笑的双眸,透着梨花般的清澈,含羞动人。梅子吃梨。一个又大又黄的酥梨放在了我的手上,一并送上的还有她那甜美的笑容。这是上学时经常出现的一幕。毕业后,一南一北描写美好爱情的歌词,各自忙着生活,很久也未能谋面,那年秋天里,我曾写下这样的字句:忙字入眉,竟然与挚友促膝长谈的时间都要用一个挤字才能完成心愿,思与念在秋的渐入佳境中深深刻在云南哪个医院治疗癫痫季节的素笺,入了心肺,满目都是你当初的模样,两条俏皮的辫子,一笑就上扬的眉眼嘴角,一说就笑的甜模样,仿佛一下子回到了校园的课堂上。绿荫下并肩走来的你我,一定是当年不可或缺的风景,曾经的温馨,感动,也不知梦了多少场,站在南国小镇,遥祝你一一一我亲爱的同学、挚友、知己,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我知道她的家乡就在那梨开盛开的地方,我想今年我一定会在:欲黄昏,雨打梨花深闭门的季节里,去敲响她的家门。

  吱嘎,吱嘎------远处的摇橹声打断我的思绪,推窗,梨花绕指,月色如银,水如镜,船过柔碎了一江的柔情,月在水底支离游弋,又在水中完美复合,波光映着两岸的柳丝,幽幽暗暗,明灭动情。微风和着梨花的清香,呼之欲出的江南夜阑人静,小桥上似有人语,脚步声渐远渐行中。

  独坐书屋,抬手敲出字一垄:春锁窗,梨花漾,往昔盈心,思在当初,念在路上,瓣瓣梨花香。

  作者:梅园小筑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多日后,报社。“我说。”青池咽了一口口水,毛骨悚然地看着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黑泽银,“我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几天的时间,你怎么每天身上就多些伤口?”“不,没事。”黑泽银微微一笑,嘴角晕开的紫色於痕,他抬手擦了擦发疼的部位,表情看上去分外诡异,“我觉得这顿打至少没有白挨。”青池看他的目光变得更

2019-10-12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节融合身体之中的本源力量仿佛是听到了来自于刑天灵魂之药物治疗癫痫病,可病情发作频繁,为什么?上的呐喊声,原本模糊的意识竟然如同是回光反照一样,突然地全面清醒了过来,那虚弱一下子从他的灵魂之上消失了,在这一刻他的灵魂仿佛是得到了新生一样,就连那一直缠绕在灵魂之上威胁着他生命的死气,竟然在这一刻都停止下来,不在对他的灵魂形成威胁。新生,在巨大的危机之下,刑天的灵魂得到了新

2019-10-12

“什么?”雷傲的脸色十分的难看!“你说什么?”雷傲一步到了那个士兵面前,凶狠问道。“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2019-10-12

陆勇彻彻底底的成为了一个笑话,拿着别人赔给自己六千万块钱到处要买东西,又是要买画,又是要买石头,最后还要买会员卡。今天过后这同市的人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就叫六千万。只不过这名头不是炫富,而是在嘲讽他的不自量力。……周小昆这会拿到那石头是有点心满意足,他其实也没想到这么折腾。杰西把手里的刚才包主管给周小昆开的证明递给周小昆,也长长的松了口气。陆勇刚才像是抬死狗一

2019-10-12

沈风让齐文山等人取来了笔墨纸砚。他将这两种铭纹勾画的要领,以及勾画时需要注意到的地方,全部依次写了下来。在沈风刚刚放下毛笔的瞬间。齐文山和潘墨等不及的抢先各自拿起了一张纸,看着上面详详细细的分析,他们两个一时间看得无比入神,时不时

2019-10-12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zbfkq.com  书路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