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路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灵台乡镇印象-

来源:书路文学网   时间: 2021-04-05

    车,沿着西去的油路穿行。道旁的垂柳,就像一排婷婷玉立的少女,舒展的枝,正如那披肩长发,倾泻在轻风微拂的晨光里。眺望那层叠的山峦,近的,远的,映衬在湛蓝的天穹下,那些高大的、矮小的树,与山峰并列着。那阡陌纵横的,就是中台、百里川区刚刚整修过的田地,蔬菜大棚、全膜玉米一方一方,现代农业的种植技术已把整个川区武装了起来。初春的天气,好像还在留恋冬天般,热一天冷一天。地里的麦苗也只有尺余高,也许是对这样的天气还有所顾虑,只是若有所思的慢慢生长。
    百里乡是灵台县土地面积最大的乡镇,密须古国的建筑,就宏伟的屹立在百里乡街道,从那气势不凡的门楼进去,你便会猝然间感受到那永载史册的国家当初是怎样的强大,以致于周文王及姜子牙率部攻打时曾经有部下说这个国家很强大,恐怕攻打不下的谏言。沿着石阶而上,你仿佛感到两旁有无数的武士正按剑注视着你,让你不敢停留,不敢东张西望。新修的密须皇宫建在一个很宽阔的平台上,这里就是原来的古皇宫遗址,大殿虽然只是一层建筑,但足有三四层楼那么高,是用蓝砖蓝瓦建成的仿古式建筑,气质古朴恢弘,两旁矗立着数根石柱,靠近门口的地方摆放着一面大鼓,整个宫院显得很有层次感,又给人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可以想像,那时的密须国王是何等的威风,端座在大殿之上,下面是朝拜的文武百官,一支支南征北战的令箭就是从这里发出……可历史的车轮,早已把那时的繁华碾碎,只留下如今这幽静的宫院,去深深地追忆那段辉煌的历史。
    顺着那条盘山公路穿梭而上,道两旁是今年刚刚用机械整修过的梯田,新拍的地埂整齐而光滑,人们正在地里种植玉米等作物,整个山好像穿上了金黄的外衣。
    上了星火塬,眼前豁然开朗,新建的小康屋整齐而漂亮,蔡家塬村等近年新建的村庄,俨然就是一个个小城镇,通村的南京好的癫痫病医院公路都用水泥硬化的笔直笔直,不知这样的生活是否就叫作小康生活?
    转到郑家什字,只见那一排排规模化养殖的牛棚,集中成了一个养殖小区,足有几十个,大棚里的肉牛,有的在津津有味的吃草,有的在悠闲的晒太阳,给人一种祥和、亲切的感觉。
    再往前走,就是皇甫谧的出生地--朝那镇了。这个镇近年的建设速度和规模很快很大,街道两旁店铺林立,人流如梭。目前城镇的规模还在不断扩张。针灸鼻祖皇甫谧的塑像就屹立在朝那西街,塑像底座上有甘肃省委副书记马西林同志的题词—皇甫谧故里万木春。
    朝那的西北就是梁原川,乡政府就坐落在山脚下,空间显得有些局促,乡政府对面就是洞山,从远处看,好像一个馒头。到了梁原,看到那座桥,横渠、付家沟、官村、赵家咀、干沟桥等一大堆地名便一股脑儿的涌出来,昔日用脚步丈量土地的情景便浮现在眼前。
    朝那的西南面便是龙门乡了,一提起这个名字,总使人不由联想起鱼跃龙门这个典故。去龙门要经过两个崾岘和一个圪��。盛夏时节进入龙门,只见漫山遍野树木林立,深深浅浅的绿色,把山沟装点的郁郁葱葱,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草香味。被人们誉为“天然氧吧”的珍珠山,就在龙门乡境内。
    从朝那往回走,便首先经过上良,上良的街道过去两头高,中间低,每逢下雨,雨水便会积聚在街道中间,非常泥泞。现在的上良街道已经修建一新,广场装点的美观大方。记得上良乡往什字镇走不远,有一个蒋家沟水库,盛夏时节,坐在塬边的树下,和着微风,看那蓝蓝的水面,以及水面上倒映的青山,使人顿感清爽了许多。在上良的杨家庄,还诞生了近代一名高级官员—杨子恒,他曾是民国陆军陇东绥靖司令、军长,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任甘肃省政府委员、交通厅长,他对修复古灵台、兴办地方文化事业河南羊羔疯颇有贡献。
    经过北沟,便到了据说是陇东最大的平原—什字塬了,道路两边是新植的苹果树,刚刚吐出的新芽在风中摇曳着,向路过的我们招手,雪白的塑料薄膜一畦畦整齐地、紧紧地覆盖着土地,生怕水份跑了似的。什字的小城镇建设规模很大,在全省可是很有名气的。原来这里还有一个灵台最大的工业企业—灵台农机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在前几年的改制中,早已破产了,过去公司的厂房成了如今的粮库。什字是灵台交通最为便利的一个乡镇,向北便去了临县泾川县了,上级来检查的领导首先会经过这里,也会顺便到各村去看看。在南极、北极、青藏高原进行考察和研究工作,现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社长的李拴科,就是什字镇青岗铺村人。什字塬区还建有灵台县无公害农业示范园区,县城居民吃的跨季节蔬菜中有一部分就来自这里。
    西屯乡与什字镇一样,塬面面积比较大,是重要的粮食生产基地,到了西屯,你首先想到的便是白草坡村的奶牛养殖,村子里建有自动化的挤奶站,挤奶时分,站在奶站窗外观看,使你充分感受到现代农牧业的气息,只是,2009年的三聚氰胺事件,使鲜奶销售不畅,许多农户为了降低成本,陆续出卖了一些奶牛,如今的规模已不及以前了。在西屯乡店子村,有一双堠子,就在公路的旁边,它就是平地上凸起的两个小土堆,呈圆锥状,景虽不大,但传说却多,有说是“唐代著名诗人皇甫松、皇甫竹的坟茔”的,也有说是“古代用来计算道路的里程碑,或者说是路标”的,虽然说法不一,但“举子夺魁”的传说却是真实的,每年当地的高考学生们在临考前总要到这里焚香膜拜,乞求考个好成绩。中共十七大代表、中共第十七届中央委员、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党组书记、署长、国家版权局局长柳斌杰同志的故乡就在西屯乡,他曾在灵台一中校庆时题词“至德尚善若水”。
    独店镇离县城不远,离陕西的长武县也不远,自古就商贸流通活跃,三月癫痫病药物治疗对儿童有影响吗三的古会—物资交流会更是雷打不动,年年如期举行。独店镇的小城镇建设起步较早,是建设规模较大的乡镇之一。针灸鼻祖—皇甫谧,就永眠在该镇张鳌坡村,他的巨著《针灸甲乙经》闻名世界,其陵墓于一九五九年被列为省级文物重点保护单位,目前已经建成的皇甫谧文化园更是气势宏大,总占地面积六万三千四百七十平方米,建筑面积一万肆千平方米,工程总投资肆千八百万元,文化园突出晋、汉文化建筑风格,主体建筑分为正门、神楼、献殿、纪念堂、侧殿、回廊、墓区等部分,皇甫谧的巨大雕像就安放在纪念堂,是灵台最重要的旅游景地。
    邵寨镇是灵台最东边的一个镇,距离西安市仅一百八十九公里,东、南、北三面与陕西省彬县、麟游、长武县毗邻。著名的文王山就位于石坊村境内,古名九峰山,又名宝岩山,据说早在明初就建有文王大殿等建筑,相传这里就是周文王“预演八封,以卜讨纣大计”之处。每年初春之时,大地解冻、冰雪消融,万物复苏,悬崖处有瀑布流淌,景色迷人,是古灵台八景“瀑布春融”所描绘的地方。“邵寨手工面”是灵台县风味小吃之一,在陇塬大地享有盛誉,大凡来灵台的人总要亲自去“农家乐园”尝一尝。近年在邵寨又发现了大量的煤碳资源,目前正在开发建矿。
    新开乡是一个较为孤立的塬,从灵台驱车到乡镇府所在地只需走不到八公里的路程,也是与陕西麟游县接壤的一个乡镇,是盛唐名相牛僧儒的故里,境内的牛僧儒墓、疙瘩庙是灵台县八大景观之一。疙瘩庙坐落在新开乡寨坡村的一个名叫新开山的小山梁上,因山包突兀而起,酷似疙瘩,故得此名。历经沧桑多年,现已油漆斑驳,院周围树木葱茏,有蛟河城、南海堂、罗汉堂、讲经堂等建筑,较为完整的保留了当年的风貌。值得一提的是院内那棵木瓜树,依房而生,直径足有尺余,古朴苍然,本是灌木,竟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是疙瘩庙一大奇异景观。与邵寨煤矿相连,一些煤炭、石油、天然气勘探的井架屹立在山梁上,足有癫痫初期表现十多个。新开乡还有一位当代了不起的人物—扫雷英雄姚显儒,他是底庄村人,一九五O年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一九五二年五月荣获一等功,同年被志愿军总部授予二级扫雷英雄称号,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务委员会授予二级英雄荣誉勋章,受到金日成的亲切接见。一九五二年在首都北京受到毛泽东、周恩来等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蒲窝乡原来叫五星乡,八十年代改的名字,因其位于蒲谷尾而得名,解放前叫蒲窝镇,地形呈“凤爪型”,又因其与陕西麟游县接壤,有“蒲窝三足鼎三秦”之说。相传东汉光武帝刘秀被王莽追捕,在蒲窝的五星村避难藏于土中,用麦秆通气,后人就将他藏身之地称为“通气”。这里解放前经常受外来武装势力的侵犯,在西塬去蒲窝村道路旁的山梁上、在郑家洼村距塬面不远的山梁上等处,旧时因御敌而留下的用土夯起的堡子还在无声的诉说着过去那段鲜为人知的故事。这里野生资源丰富,林草茂盛,儿时,我还跟着大人们去挖半夏、柴胡、兰叶、板兰根等,采摘蒲公英、茵陈、白菇等野生药材。湫子沟水库是全县第二大水库,总库容约六十七万平方米,坝高二十六米,水库里的鱼类产量较高,记得上初中时,我的语文老师在星期日钓到水桶般粗的鱼。塬不大,但近年却出了多个像王建荣、郑显璋、周广煜、练生辉等县处级以上领导。曾创作出版了《灵台意象》、《金口哨》的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任文联主席邵小平同志的第一故乡就在该乡郑家洼村。
    中台镇的地域主要分布在东南西三个川,达溪河、蒲河贯穿境内,因其就是灵台县城的所在地,因而遗留的古迹较多,有志公洞、无影树、牛僧儒别墅、白云洞、药王洞等,“灵台八景”中有“达水丁流”、“仙洞云深”、“书台月朗”、“孤峰午照”、“荆山日丽”5处景点就在中台境内。中台是全县蔬菜主产区,下河村的牛心杏因个大味佳而声名远扬。镇内有下河、许家沟等几个回族村,修建有多个穆斯林礼拜寺。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zbfkq.com  书路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