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路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内容

《西游记》“花果山”新解-

来源:书路文学网   时间: 2021-04-05

  作者:汤克勤

  [摘要]《西游记》中从花果山到灵山的故事情节,虽由西天取经的题旨决定,但也由作者的艺术匠心所致。作者可能汲取了《大唐三藏取经诗话》、《桃花源记》、《水浒传》等前代作品的营养,从而成功地创造出花果山――孙悟空的自由家园这一理想境界。花果山是嫁接了多种因素而构成的一个独特的存在。孙悟空后来却离弃了花果山,走向了灵山,其人生追求的历程,生动地体现出儒释道多元文化的碰撞与融合。在《西游记》中,花果山和孙悟空的形象最富有中华文化的意蕴。

  [关键词]《西游记》;花果山;孙悟空;家园

  花果山在《西游记》描绘的众多奇山异岭中格外引人注目。它作为小说主人公孙悟空的出生地和性格的生成环境,不仅在小说第一回出现,位置显要,而且得到了小说作者①浓墨重彩的雕绘,是作者热情洋溢赞赏的名山。这在《西游记》写山中是罕见的。《西游记》所写之山大多没有名字,山景大同小异,多险山恶岭,阴风惨淡,藏有妖怪。花果山与西天佛地――灵山相似,呈现出佛光仙气,“海中有一座名山,唤为花果山。此山乃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自开清浊而立,鸿蒙判后而成。真个好山!”①其整体环境犹如仙境:“丹崖怪石,削壁奇峰。丹崖上,彩凤双鸣;削壁前,麒麟独卧。峰头时听锦鸡鸣,石窟每观龙出入。林中有寿鹿仙狐,树上有灵禽玄鹤。瑶草奇花不谢,青松翠柏长春。仙桃常结果,修竹每留云。一条涧壑藤萝密,四面原堤草色新。”(第2页)花果山是《西游记》作者吸取了前代文学作品的营养而匠心独运创作出的自由家园的形象,凝聚了中国人对家园的理想。小说写孙悟空后来却离弃了花果山,最终走向灵山,这是作者对家园作出的一种新的诠释,表达出超越家园的一种新型的人生态度。

  一、构建花果山的文学因素

  相比较灵山(又名灵鹫山)和雷音寺,花果山和水帘洞花费了作者较多笔墨和更多心思,前者主要来自佛经及相关传说,《西游记》没有作大多加工,后者却是作者精心撰就的。他在继承前代文学作品的基础上,大胆建构,卓越创造,使花果山成为自由家园的经典形象之一。

  花果山在《西游记》中确立,也许与真实的地名有关②,我们不拟在此讨论,我们关注的是它生成的文学渊源。宋元时期的《大唐三藏取经诗话》可能是现存出现花果山名字的最早的文学作品,据它记载,帮助唐三桂林哪家医院癫痫病治得好藏取经的白衣秀才(后改称猴行者)说:“我是花果山紫云洞八万四千铜头铁额猕猴王。”③此后,花果山屡见于各种文学作品,如元代《二郎神锁齐天大圣杂剧》,齐天大圣于头折上场说:“闲游洞府,赏异卉奇花;闷绕清溪,玩青松桧柏。衣飘惨雾,袖拂狂风。轻舒猿臂起春雷,举步频那轰霹雳。”并说盗得“金丹数颗”、“仙酒数十余瓶”,“回到花果山水帘洞中”④;明初杨景贤的《西游记杂剧》第三本第九出介绍孙行者为“花果山紫云罗洞主通天大圣”,被观音“压在花果山下”⑤。这些作品对花果山山景作过描绘,并提及水帘洞的名字。明中期集大成的章回小说《西游记》把孙悟空的出生地和重要活动场所确定在花果山水帘洞,显然说明《西游记》作者接受了以前作品的说法,并有所选择。而且,他还创造性地以仙气仙境赋予给花果山,说其“乃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又较细致地描绘其仙境景象。传说《十洲记》为汉代东方朔撰,其所载“十洲”都是道教神仙的福地仙阙。“三岛”指传说中东海的三大仙岛:蓬莱岛、瀛洲岛、方丈岛。花果山弥漫一股仙气,预示其主人孙悟空的非凡身世和天生的道胎仙骨。《西游记》作者又详细地描绘了花果山的一处景点――水帘洞,使花果山切实地成为孙悟空的自由家园。

  花果山有山有水有洞,符合猿猴的生活习性。古代文学作品描写猿猴成精,多涉及山、水、洞的场景。在唐传奇《补江总白猿传》中,白猿即生活在“葱秀迥出”“有深溪环之”的大山,它“自他山下,透至若飞,径入洞中”⑥;在宋元话本《陈巡检梅岭失妻记》中,号“齐天大圣”的猿猴精申阳公便住在梅岭申阳洞。这些作品的猿猴精可以被视为孙悟空的前身。朱一玄先生认为,《补江总白猿传》“这个白猿精在特征方面较之无支祁②有更接近《大唐三藏取经诗话》所写的猴行者的地方”⑦。根据猿猴的自然习性和前代文学作品对猿猴精生活环境的安排,《西游记》作者顺理成章地把猴精孙悟空安置于花果山水帘洞中。

  花果山的设置和孙悟空在花果山的活动,又表明《西游记》作者可能接受了东晋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和元末明初施耐庵的《水浒传》的影响。桃花源在武陵人“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后发现,“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⑧。桃花源在水边、山上、洞后,而花果山水帘洞的设置也基本上符合这种情形。众猴在花果山山涧湖南哪有好癫痫病医院玩耍,想寻源头,“顺涧爬山,直至源流之处,乃是一股瀑布飞泉”。(第2页)石猴(孙悟空)“将身一纵,径跳入瀑布泉中。忽睁睛抬头观看,那里边却无水无波,明明朗朗的一架桥梁。……原来是座铁板桥。桥下之水,冲贯于石窍之间,倒挂流出去,遮闭了桥门。却又欠身上桥头,再走再看,却似有人家住处一般,真个好所在。但见那:翠藓堆蓝,白云浮玉,光摇片片烟霞。虚窗静室,滑凳板生花。乳窟龙珠倚挂,萦回满地奇葩。锅灶傍崖存火迹,樽�靠案见肴渣。石座石床真可爱,石盆石碗更堪夸。又见那一竿两竿修竹,三点五点梅花。几树青松常带雨,浑然像个人家”。这就是“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桃花源村民过着安宁祥和、“怡然自乐”的封闭式生活,“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美猴王(孙悟空)带领众猴在花果山水帘洞也过起自由快乐的独立日子,“朝游花果山,暮宿水帘洞,合契同情,不入飞鸟之丛,不从走兽之类,独自为王,不胜欢乐”,“日日欢会在仙山福地,古洞神洲,不伏麒麟辖,不伏凤凰管,又不伏人王拘束,自由自在”。(第4页)《西游记》作者设计类似于桃花源的花果山水帘洞,目的在于给孙悟空一个桃花源式的自由家园。可是,应注意的是,桃花源村民始终居守家园,与世隔绝,孙悟空却后来离开、抛弃了花果山,走向更宽广的人生舞台,这是孙悟空不同于桃花源村民的地方,也是花果山超越桃花源的地方。

  《西游记》花果山可能还参照了《水浒传》梁山泊的模式。花果山在大海之中,四面环水,如同梁山方圆八百里水泊;宋江领导义军在梁山泊两赢童贯,三败高俅,犹如孙悟空领导猴狲在花果山打败托塔天王李靖率领的天兵天将;梁山义军后来被朝廷招安最终失败,孙悟空也曾被天廷招安最后被镇压在五行山下,花果山遭受了一场浩劫。《西游记》作者设计梁山泊式的花果山,目的在于表现“八方共域,异姓一家”⑨的自由家园在等级社会里是不可能存在的,“强者为尊该让我,英雄只此敢争先”(第47页)的愿望只能是一种幻想。同时,花果山与梁山泊亦有明显不同,其最大不同在于,梁山泊故事发生在现实的人间社会,而花果山故事则是现实人间投向虚幻世界的一个影子。

  在前代文学作品的引导和启发下,《西游记》作者创造出“天下第一名山”(第233页)花果山。因为花果山的生成汲取了前代文学的丰厚营养,所以花果山具有极为丰富的文化蕴含:它是猿猴的洞天福地,也是人类的自由家园;它是隐遁者的桃花源,也是反抗山西癫痫专业哪里好者的梁山泊;而且,花果山又不仅仅是桃花源,也不仅仅是梁山泊,它是嫁接了多种文学因素而形成的一个独特存在。因此,花果山与桃花源、梁山泊一样,在中国文学长河中熠熠闪光。这是《西游记》作者为中华文化做出的一个贡献,也是《西游记》伟大光辉的表现之一。

  二、花果山:孙悟空的自由家园

  花果山的确是孙悟空的自由家园。石猴(孙悟空)一发现花果山的水帘洞,就明确产生家的感觉,“是一座天造地设的家当”,“真个是我们安身之处”。(第3页)这种家的感觉,是人类基本生存需要的反映,正如石猴所说:“里面且是宽阔,容得千百口老小。我们都进去住,也省得受老天之气。这里边:刮风有处躲,下雨好存身。霜雪全无惧,雷声永不闻。烟霞常照耀,祥瑞每蒸薰。松竹年年秀,奇花日日新。”(第3页)家,首先能够满足人类安全的需要。家庭是社会的基本单位,有了家,社会文明才得以建立,“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⑩才能施行。因为石猴“寻了这一个洞天与列位安眠稳睡,各享成家之福”,所以众猴拥戴他为王,他所说“人而无信,不知其可”的话出自儒家经典《论语》。众猴“序齿排班,朝上礼拜”,称孙悟空为“千岁大王”。美猴王(孙悟空)领着一群猿猴、猕猴、马猴等,“分派了君臣佐使”。作者认为此乃“历代人人皆属此,称王称圣任纵横”。(第4页)花果山家园的建制明显受到儒家思想的影响。虽然花果山披了一缕仙气,但是代表道教的神怪世界――天廷龙宫冥府的秩序,是按照人间皇帝的统治格局来实施的,而人间朝廷又是以儒家思想为统治思想的,所以,花果山更具有儒家思想文化的特点,这一特点使它与氤氲道家思想的桃花源相区别,而与以儒家规范建立的梁山泊相接近。同样属于“小国寡民”形式的桃花源和花果山,虽然桃花源人人平等,花果山有等级秩序,但是二者都是人类的自由家园。正像桃花源是“避秦”人的自由家园一样,花果山也是孙悟空等人的自由家园,他们同样过着幸福自由的时光。桃花源、花果山分别代表了道家、儒家对家园的理想。它们是中华文化中的一个亮点,是中国人景慕向往的一个境界。我们要感谢陶渊明、《西游记》作者,是他们把中国人对家园的理想形象化。然而,正像《诗经・硕鼠》中的“乐土”难以寻求一样,自由家园桃花源和花果山也属于空中楼阁;正如人们最终寻访不到桃花源,“后遂无问津者”,花果山在孙悟空大闹天宫以后也被二郎神率领梅山七弟兄放火小儿癫痫病动手术烧坏了,“那山上花草俱无,烟霞尽绝,峰岩倒塌,林树焦枯”。(第212页)像桃花源和花果山这样的理想家园,虽然在传统社会里面不可能实现,但是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是让人珍视的精华之一。

  孙悟空在儒家思想文化笼罩的花果山生活,他自然而然地接受以儒家思想为主的熏陶。这是《西游记》作者首先给予孙悟空的思想定位。儒家重视家庭仁孝,孙悟空称众猴子为“儿孙”即是这种思想的反映。儒家重视积极有为,“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周易》),追求“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大学》),认识到“生于安乐,死于忧患”(《孟子》),进而发展为“男儿志在四方”,“大丈夫何以家为”的观点。具有儒家思想的孙悟空在安乐生活中怀有忧患意识,“一日,与群猴喜宴之间,忽然忧恼,堕下泪来”,他说:“我虽在欢喜之时,却有一点儿远虑,故此烦恼。”(第4页)他决定离开家园花果山,“云游海角,远涉天涯”,要访佛、仙、神圣三者,学得长生不老。孙悟空离开安乐窝花果山,其身上鲜明地体现着儒家的忧患意识和自强不息精神。花果山对孙悟空来说,是极为开放、自由的。孙悟空的行为给予自由家园一种新的定义,即自由家园不仅要给人一种无拘无束的生活,而且要给人一片自由发展的空间。

  孙悟空追随须菩提祖师学会了长生术,在师父要他“从那里来回那里去”的时候,他才记起“离家有二十年矣”。此时“回顾旧日儿孙”,又“念师父厚恩未报”,(第13页)徘徊的心情正是孙悟空具有儒家“孝亲”伦理观念的生动反映。他回到了花果山,剿灭欲强占水帘洞、捕捉其儿孙的混世魔王;训练众猴子操演武艺,排兵布阵,以保家卫国;又闹龙宫,闹冥府,闹天廷,进一步喊出“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第47页)的口号。种种行动,都是孙悟空在“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以后“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表现。此时作为强者、反抗者的孙悟空,主要秉承儒家思想文化的传统。不过,花果山的缥缈仙气也濡染了孙悟空,他追求长生不老,追求绝对自由,分明是道教、道家思想的辐射所致。

  家园花果山的自由条件,生成了孙悟空无法无天的性格,造就了他上天入地的本领,于是,《西游记》前七回“孙悟空大闹三界”的故事才得以合理地展开。在自由家园花果山,孙悟空将其本领施展得淋漓尽致。

  三、孙悟空离弃花果山的心路历程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zbfkq.com  书路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