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路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配不起的爱情_散文网

来源:书路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配不起的情

文 / 张天

对于许多农村的来说,上学似乎是唯一的出路。在那个懵懂青涩的初中、高中时代,大学,被一遍遍幻想的如般。那时候想象中的大学,可以抛却所有烦人的作业、可以不用听家长老师一遍遍的絮絮叨叨、可以在篮球场上嚣张的狂奔、可以肆无忌惮的牵着心爱的手去享受想中的童话般的。

当我站在这个大学中,我还是有点欣喜的。干净的校园、两旁挺拔的树木将道路遮成阴凉小道、花草装点的校园五颜六色、中的塑胶篮球场一个个坐落在校园中。虽然学校在这个城市中不算很好,但是校园还是一等一的。

南方的大学就是这样,校园一个比一个漂亮,不论大学好坏,先用花草树木把校园填满再说。而北方的校园,因为气候原因,只能注重内涵,图书馆、实验室一个个拔地而起、校园一目了然。就好比南北的,一个缤纷多姿、温柔婉约,一个爽朗大方、朴实无华。

我幸运的分到了四人寝,我在寝室排老三,老大本市的,老二东北的,老四海南的。我很庆幸我们能从天南海北分到这么一个小小的寝室。( 网:www.sanwen.net )

我更庆幸除了书呆子老四,我仨都是喜欢篮球的主,而且都是篮球狂热者。第一天晚上我们就在宿舍侃开了,话题当然围绕着篮球,老大说他高中外号叫流川枫,因为他名字就带个枫字。我说我高中外号叫麦迪。老二说他因为长得比较壮,别人叫他詹姆斯。我们就哈哈大笑,毫无生疏感。

第二天我们仨就抱着篮球去篮球场上了,准备一决高下。当他俩看着我跳起来轻松抓着篮筐做引体向上时候都惊呆了。结果,我们俩把老大虐了,但老二的身体还是让我吃了苦头,结局我小胜老二一筹。

打完球我们叫上老四一起去校外的烧烤店一起吃饭,算是我们兄弟的开端。最后除了老二我们都喝高了。勾肩搭背的回寝室,看着干了六、七瓶啤酒依然毫无醉意的老二,心想东北人的酒量果然不是吹的。

接下来就是军训,说实话,我到现在都没明白军训除了能把我们晒黑以外到底有什么意义。军训歇息的时候不是和兄弟们乱侃就是寻找美女看。寻了半天,终于注意到旁边连的一女生,纤细的身材、白白的皮肤、一条马尾从军训帽中垂在背上、个子不算太高162左右。我想仅凭那条漂亮的马尾,我也会注意到她的。

以后的军训,闲着没事就盯着她看。我偷偷告诉老大指着她说你看那个女生咋样?老大看了一眼说,靠,她高中和我是一个学校的,好像还是邻班的,白富美啊,你小子眼光不错啊。我苦涩了一下,继续问,她有没有男。老大说,我就没见过她和男生在一起走过路。

我知道了她的名字叫茹茹。

军训过后就是无聊的了,每天上课下课。我凭借还不错的文采加进了社。偶尔有几篇文章会发表在文学报上面。我和老二没加篮球队,但我们都一致认为可以虐篮球队的队员是很爽的事。

后来我发现茹茹居然和我们一个学院,并且有几节课是和我们一块上。每次都见她坐在前排认真的听课,漂亮的马尾垂在后面,我便在后排看她看的出神。

我们四个哥们的飞速发展,不久就铁的什么话都可以说了。我偷偷告诉老大说我想追茹茹。老大说,好,哥一定挺你。我们晚上侃的话题也更多的由篮球转向了。这也是大学男生寝室的写照,几个大老爷们没事当然谈论异性了,因为所有男生的共同爱好就是,女。

就是不知道女生寝室晚上讨论什么。哈哈

第一次院篮球赛姗姗来迟,我们班在我和老二的带领下一路过关斩将一场未输的闯进决赛。

没想到决赛的对手居然是茹茹她班,赛前热身我看到了在场边安静站着的茹茹,不觉有些紧张。

比赛开始,打控卫的我屡屡失误,对方一小子也很强,在他的冲击下,我班比分落后了很多。老二叫了个暂停,问我今天怎么状态这么差。我狂灌了半瓶水,平复了说,没事,我正式打。

接下来的比赛,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手感出奇的好,射进了七、八个三分。比分逐渐把他们甩开,最后快结束时候,我从那小子手中抢断球,飞奔前场,我使劲全身力气跳在空中,准备来个大风车上篮,想在茹茹面前耍下帅,谁知那小子急了,空中直接一把把我拉下来,我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这是我中跳的最高的一次,次奥,也是摔的最狠的一次。

老二过来就要揍那小子,我一看形势不对,赶紧爬起来拉住了老二,说没事,人家也是不小心,算了。

我明显看到那小子诧异了一下,我友好的拍了一下他的屁股。

比赛完,我一瘸一拐的往寝室走。那小子叫住我说,哥们对不起,刚才是我不对,我打急了。我笑笑说,没事没事,打球嘛,常有的事。那小子说想请我吃饭。我说算了,心想,如果不是茹茹站在旁边,我肯定上去揍你个丫的,太没球品了。我们还是互留了联系方式,他为了以后方便和我打球。我为了从他那里知道更多茹茹的信息。哈哈。下文就简称这小子为小A吧

晚上我们几个又开始乱侃了,老二翻了个身说,你们注意那个女生没?就是和咱们班一起上课的那个,上次她班还和我们打球呢。我和老大异口同声的说了句,靠。老二问怎么了?我说没事。

老二果然说的是茹茹。老二又说,她长得很漂亮啊。我和老大说,是啊,真的很漂亮。老二说,那咱们一起追她吧。老大一个激灵说,滚蛋,别扯我,我女朋友知道我在学校乱搞,肯定会过来杀了我。

这里说下,老大有女朋友了,在本市的另外一个学校。而老四就自动略过了,他很少参与我们不正经的谈话,眼里只有看书学习。

我怕老二要是先动手追了她,那我就不能再追了。我说,好,老二,咱俩一块追。老二说好。

东北人果然爽快,第二天就开始对茹茹进行了疯狂的追求,从最初的当面表白到后来的送巧克力送玫瑰的,他不知从哪儿弄来的茹茹的手机号,每天晚上给茹茹发短信道晚安。

只是茹茹对他并不感冒。

老二在寝室天天练习那句: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吗?直到最后我都感觉到他这句话说的无比的真诚了。

老二隔三岔五的就拦住茹茹进行言语表白。他说,我就不信我不了她,总有一天她会答应我的。

老二的行为我颇为感动,感动于这么一个大大咧咧的男孩子居然会有这么心细的一面。

其实再花心的男生,也会为一个女生死心塌地。再粗心的男生,也会为一个女生认真。

我没老二那样轰轰烈烈,他的行为我不好意思做,也做不出。

我通过小A要到了茹茹的,加上了,和她聊天,我自我介绍了一番。和她简单的聊着,聊学校里面的事,末了,我发了一句你很漂亮啊。她回,我有事先下了。我想,我肯定完蛋了。

偶尔和她正面见到,也只是笑笑,我想她知道我喜欢她的。

老二依旧整天对她展开攻势,恨不得剥开肚子让茹茹看下他的赤子之心。

我忍不住了,辗转反侧几个晚,终于决定给茹茹表白。当然,还是传统的写情书。

我用尽了所有的才华,不能太华,又不能太朴,写写撕撕用了两本信纸,终于洋洋洒洒的诉成了一纸情书。我看了不下于十遍,发现没有错别字和不通的地方。信末,属上了我的手机号。托小A帮忙送了。

等了十来天,她也没有回我,我连都没敢给她聊。期间碰见几次,她依旧是波澜不惊的笑笑。

耐心终于消磨光了,我一冲动,给她打了电话。

当她那边喂了一声后,我又没有勇气了。

我说,我是杨安。

她说,我知道啊。

我一时说不出来话。

她问,你有事么?

我终于大胆了,我想见你,你出来下好吗?我在你宿舍楼下。

她犹豫了一下,好。

我飞奔到她宿舍楼下。

看到她一步步走过来,我紧张激动的手足无措。

她对我笑了笑,找我啥事啊?

我平复了下心情说,咱们去南湖说吧。

她说好。

南湖是学校的人工湖,也是情侣的消遣地,三三两两的情侣没事就围湖北治癫痫的医院哪比较好着湖边坐着消磨时光。

我终于平复了下激动的心情。

但依然紧张的说,茹茹,我喜欢你,咱俩在一起吧。

茹茹顿了一下说,好。

茹茹决定和我在一起后的不久,我就单独找了老二。

我没有半分的得意与高兴,因为在那个时刻让我在茹茹和老二之间选择一个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兄弟。

我对老二说,茹茹和我在一起了。

老二张了张嘴,却没说话。

我我说老二,虽然......

我没说完,老二就打断了我。老二说陪我去喝酒。

校外的小店,老二不停的和我碰瓶喝酒。我们喝酒从来不用杯子,都是用直接用瓶子。

我喝的差不多了,正想说话,老二又打断了我。

老二说,兄弟,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放心吧,我们都是最好的哥们。这点小事不会影响咱们的感情的。

我抬头忍住没流眼泪。我说,哥。

没再多说一个字。

我站起来,和他重重的碰了一瓶酒,我俩直接吹完了。

老二消沉了两天,也恢复了正常,依旧像往常一样和我们一起打打闹闹。

我请了茹茹寝室吃了顿饭,茹茹请了我们寝室吃了顿,算是我和她爱情的正式开始。

我问茹茹,你那天怎么就突然答应我了,当时我已经做好被拒绝的准备了。

她说,其实我早就注意你了,那天打篮球时候你就成女生寝室谈论的对象了。

我说,那你怎么没答应老二啊?他篮球打的也不错。

她说,你脾气好,性格好,小A把你摔成那样你都没恼。

我心里了小A一番,心想那次真摔值了。

茹茹又说,后来我和你聊天看你挺老实,后来看你给我写的情书挺真心的,就答应你了。

我问,那你怎么不早答应我,害我送过情书苦苦等了十来天。

茹茹狡黠的笑,我想检验下你的耐心啊。

我把茹茹重重的搂在怀里说,妮子你真行。

老大因为我追上了茹茹,也很高兴。高兴的让我连续请他吃了几顿饭。

有了茹茹,我们的的生活精彩了很多,周末我们会一起去郊游、一起去吃饭、去游乐园玩那些刺激的游戏。那段成为我记忆中最美好的时光。

老大因为和茹茹一个学校的,谈的比较来。老二也没了之前的芥蒂,发挥东北人的豪爽,和茹茹兄妹相称。

大一的课比较多,还有晚自习。和她一块上的课我是一节没逃,因为没有比和茹茹在一起更有意思的事情了。

我很庆幸能在大学的开始就遇见茹茹这么一个美好的,让我可以肆无忌惮的挥霍着青享受着爱情。

我们像平常的情侣一样一起上课、一起去学校各个食堂吃饭、一起压马路。

匆匆行走的,见证了我俩爱情的。在那个还算青葱的时光,我们俩由互相喜欢真正变成了互相爱。

不知不觉,大一结束了,迎来了长长的暑假。

时间和空间,是爱情的两大杀手,也是考验爱情的两大试卷。

在没有茹茹在一起的假期,我感觉格外难熬。

假期还有十来天结束的时候,我接到茹茹的电话。

茹茹说,安安,我想你了。

我说,妮子,我也想你了。

妮子咯咯的笑着让我猜她在哪儿。

我猜了半天没猜出来。

妮子哈哈笑了,掩饰不住的得意。

我在火车上,六个小时后到你的县城,你去火车站接我。

我去镇子坐上去县城的汽车。

下了车,我撒丫子就往火车站跑。我竟然忘了打车。

在人群中发现了妮子,她也看到了我。

她就站着对我笑,一身素衣,如般降临在我身边。

我走过去把妮子紧紧抱在怀里。

我带妮子整个小城到处溜达。

带妮子去我高中的学校看、带她去吃我们小城的特色小吃。

到了晚上,我问妮子要不要通宵在小城玩。

她说不行,明天我就得回去了,咱们去宾馆吧。

我说好。

宾馆里,我俩开了个双人间,两张床。

洗完澡,我捧着妮子的脸,长长吻了下去。

片刻后,妮子推开我,慎怒道,你不许乱来。

我平复下心情,凉了下火热的心。我说好。

我躺在一张床上,说你睡那张床。

妮子乖巧的抱着被子躺在床上。

妮子说,安安,你过来,咱们一块睡。

我坏笑这过去抱着她,她又提醒了我一遍你不要乱来。

我俩耳鬓厮磨。

妮子问,安安,咱俩什么时候啊?

我说,等我毕业了立马娶你,不然你让别人抢走怎么办。

那咱们先生个女孩好么?

我说好的,咱闺女一定和妮子你一样漂亮。

那过两年咱们再生个男孩,肯定也会像你一样坏坏的。

我说,不行,咱们要过五年再生个男孩。

妮子问为什么?

我说,这样,姐姐就可以带着弟弟了,你带孩子的压力就小了嘛。

妮子咯咯的笑着,说好。

早上,暧昧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床上,我俩各自玩着手机赖床。

我说,妮子起床吧,我帮你梳头,我可喜欢你的长发了。

妮子披散着头发,几缕秀发散落在脸上,有点小女人的韵味。

我笨拙的将妮子头发梳整洁,但是用皮筋扎头发时候难倒我了,拆了扎、扎了拆,总是扎不上去,半天,终于青涩的将妮子的头发束成马尾。

我想,如果以后的生活能天天这样,那该多好。

大二,文学社招收学员时候,竟然碰到了一的女生小C。

小C是个活泼的女孩,叽叽喳喳的问这问那。

听着小C的家乡话,我感觉格外亲切,热情的帮她解答。

小C打电话问我,周末可以陪她逛逛学校周边么?

我犹豫了下说好。

我骗妮子说周末我和哥们有点事,不能陪她了。

周末,我带着小C去逛,用地道的家乡话给她说这学校周边的环境。

不幸的是,在街道上,我们正面碰到了和寝室姐们一块逛街的妮子。

接下来几天,打妮子电话不接、发短信不回。

我让老大、老二去找妮子,一遍遍的解释我和小C除了是老乡并没有什么关系。

我第一次害怕,害怕失去妮子。

我几天都没睡好觉。

我去妮子楼下等,给妮子发短信,我在你楼下,你要是不下来我就不走了。

半小时后,妮子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下来了。

看到我惊讶的说,安安,你怎么在这儿。

我怯怯的过去低下头、拉拉了妮子的衣角说,我错了,我真的和小C没什么,你别生气了。

妮子咯咯的笑着,我没生气啊。

我说,那你这几天都不理我。

我就是想让你难过几天,谁让你骗我。慎怒道,你要是以后再敢骗我,我永远都不理你了。

你把妮子搂在怀里说,你真狠。

我把文学社退了,空闲时间就和妮子腻在一起,享受着青春爱情。

大二的课很少,我买了辆单车,有空就载着妮子满城的转。妮子说,我们要走遍这座城市,让这座城市的角角落落都见证我们的爱情。

每次打篮球我都带着妮子,她静静的在场边看着我,我感觉打的格外有劲。

那段时间教会了妮子三步上篮和投篮,感觉无比的自豪。

我们沉浸在校园美好的爱情中,总是以为可以这样一直走下去。

但是我们总是忽略了有个东西叫现实,有个拉萨哪里的医院治疗癫痫病好现实叫社会,有个社会叫各自的家庭。

其实,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平等的,存在地位之分。爱情也一样,存在门当户对,存在配上、配不上。

大三上学期的一天,妮子找到我惊慌的说,安安,怎么办?我把咱俩的情况给妈说了,爸妈不同意咱俩在一起。

我说,没事,我去见见你吧,我想他们应该会答应咱俩的。

那时的我凭借着一腔热血,天真的以为只要我爱着妮子,她爸妈就一定会答应我的。

只是在现实面前,我的爱原来是这么不堪一击。

我买了两瓶好酒带着妮子去见她父母。

妮子家离市中心不远。

她给开的门,她妈妈显得很,感觉比我大不了多少似的,穿的雍容华贵。

我不禁心生。

三室二厅被装修的格外漂亮,想起来我们农村的小平房,心里自嘲的笑了笑。

我把酒放在了地上。

她就一直坐在沙发上看报纸,没说一句话。

妮子和她妈妈去厨房准备菜。

我在客厅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不一会儿,菜上来了。

她爸爸打开了一瓶茅台,我的酒被晾在一边。心想也是,这瓶茅台至少可以买我带的那种酒八瓶。

我整理好,端着酒杯站起来说,叔叔阿姨,我是真心喜欢茹茹的,希望你们能同意我和她在一起。我继续说,我敬你们一杯。

说完我仰头而尽。

他爸爸啥也不说,只是一口一口的喝酒。妈妈一直不停给我夹菜。

终于吃完了,我和妮子回学校。

明明没喝多少酒,路上却全身难受忍不住吐了。

在学校我们依然每天待在一块,像别的情侣一样上课、下课、吃食堂。

牵着妮子,一种无力感涌上心头,我知道,我和她一定走不到最后了。

她的家庭,哪怕是她爸爸的一句话,都能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茹茹妈妈找到我,带我去了家咖啡厅。

她开门见山的说,我想让你和茹茹分手,你会答应吗?

我说好。

她说,我知道你喜欢茹茹,她也喜欢你,你现在在学校可以经营起你们的爱情。但是等你们毕业呢,你经营不起我女儿的,茹茹从小就是个乖孩子,我和她爸爸不希望她嫁到农村去,不希望我女儿以后过的比现在差。

我沉默,心如刀绞。

你是一个好孩子,但是她是我女儿,我希望你能理解我。茹茹她下学期就要出国留学了,她爸爸已经把手续办好了,我希望你能离开茹茹。茹茹妈说完把一个信封推到我面前。

我知道信封里面是钱,我再也忍不住,趴在桌上哭出了声。

我说,阿姨,你给我留点尊严行吗?我们都是爱茹茹的,我能完全理解你的想法。我知道我配不上茹茹,我也不怪你,我谁都不怪,我会离开茹茹的,阿姨我求你,一定要让茹茹。我把信封推给她。

茹茹妈也哭了,哽咽的说,杨安,你是个好孩子,阿姨对不起你,可是这些钱你一定留下,我不知道该拿什么补偿你,你不拿着阿姨会内疚一辈子的。

阿姨走了,我买了第一包烟。

坐在马路上,一根接一根的抽了起来。

看到来来往往的车辆,到底哪辆才属于我们的幸福班车。

忽然感觉好悲哀,悲哀这个社会,悲哀这个爱情,悲哀我。

我把抽的烟按在我手背上,感觉还不爽,把剩下的烟一根根点着,一根根按在手背上。

我哭了,不能自拔。

“滚他妈的的大学,滚他妈的爱情”我撕心裂肺的叫着。

我去了校外的烧烤店,叫了三箱啤酒,每箱十二瓶,我一瓶瓶的打开。

我打电话叫老大老二老四。

我一瓶瓶的往肚子里灌,喝了吐、吐了再喝。分不清脸上是酒还是眼泪。

第二天醒来已经躺在宿舍床上了。

感觉全身难受,胃也翻腾的厉害。

老二说,你醒了,你怎么了?昨天你丫的喝酒太猛了,操,哥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猛的。

我苦涩的笑笑。

茹茹的生日,我陪她过,在校外饭店吃饭。

从来没喝过酒的她也喝了半瓶酒。

出门,妮子的脸蛋红扑扑的,显得格外好看。

我牵着她的手沿着街走。

我想我和妮子的爱情就像这座城市的街道,永远也走不到尽头。

妮子说,晚上咱们不回学校了,我们在外边住吧。

我顿了下说好。

宾馆里,茹茹洗完澡穿着吊带衫出来。

我躺在妮子身边。

茹茹说,安安你抱着我。

我抱着她。

她在我耳边说,安安你会一直爱我么?

我说,会的。

她转过身来盯着我看了许久。

妮子说,安安,我把我给你了,你要了我的第一次吧,也许这样,爸妈就同意我们在一起了。

我鼻头一酸,捧着妮子的脸,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闭上眼。

我忍住了哽咽的声音说,傻妮子,我会一直爱你的,我看着你,你闭上眼快睡觉。

妮子哭了,我吻掉了她脸上的泪水。

过了一会,我叫了两声妮子,她没答应。

我再也忍不住,出去,坐在冰冷的走廊上哭的不能自拔。

可爱的妮子,你为什么对我的爱这么沉重。

沉重的让我这么难以放下。

沉重的让我怎么忍心离开你。

可是,可是。。。。。。

想起来上次妮子我俩在宾馆对未来的描述。

真觉得可笑。

可笑的社会,可笑的我。

早上妮子醒来,躺在床上不肯起来。

我把用她妈妈给我的全部钱买的礼物送给她。

是一条项链,妮子戴在了脖子上。

她说,安安你给我梳头发吧。

我摸着漂亮的头发,又有流泪的冲动。

我夸,妮子你头发真漂亮。

我笨拙的把它束成马尾。

我打电话告诉茹茹,我们分手吧。

我没当面说,因为我看着妮子的容颜,说不出来。

也没勇气说。

妮子不停打来电话,我拒接。

后来,我让小C帮忙。

小C电话里告诉妮子,我和杨安在一起了。

我牵着小C的手走在校园中。

我欺骗茹茹,想让她对我死心。

可是,聪明的妮子,怎么能不懂我的谎言。

妮子终于不再联系我、不再找我。

阿姨,我离开了妮子。

离开了我们都爱的茹茹。

离开了我配不上的妮子。

离开了穷孩子不配拥有的爱情。

那段时间我开始迷恋上了烟。

躲在宿舍什么也不做。

就一根根的抽。

我把对妮子的都抽进了肺里,抽进了心里。

我想,每个会抽烟的男孩子,都会有一段放在心里的。

接到妮子的电话。

她说,我马上就要离开这个学校了,爸妈待会来接我,过几天我就得出国了。现在我在宿舍楼下,你过来么?

我说好,我这就过去。

妮子剪了长发,短发的妮子似乎有点陌生了,但是还是格外的美丽。妮子明显的清瘦了不少。我走近她。

她乖乖的站在我身边,我们俩都沉默。

我俩面对这无能为力的爱情,又有什么言语好说的。

不一会儿,一辆小车停在了身边。

妮子爸妈下来了。阿姨对我笑了笑,我还以微笑。

天津癫痫病医院地址阿姨和妮子上楼去拿妮子的东西。

我和她爸爸就在宿舍楼下等。

我看了看小车,奥迪A8。心里自嘲的笑了笑。

她爸爸似乎等的不耐烦了,掏出了包烟,点燃了一根,又递给我一根。

我慌乱的接住了。

妮子的东西在她同学的帮助下都拿下来了。

阿姨和妮子大包小包的往车里塞。

我想上前帮忙,又止住了。

只好烧饼似的站着看。

妮子走过来站在我面前。

她盯着我看,我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她塞给我一个包裹。

轻轻抱了抱我,踮起脚尖在我耳边说了句。

安安,我爱你。

终于,小车启动了。

从我中彻底带走了妮子。

我坐在她宿舍楼下的台阶上。

抽完了她爸爸递给我的那根中华。

回到宿舍,我打开包裹。

里面两样东西,一个是她的手机。

另一个是,是。

是她的头发,用那根熟悉的皮筋束成马尾。

我曾不止一次夸过她的头发。

现在静静的躺在包裹里,依旧漂亮的无可挑剔。

我趴在床上,发疯似得哭了起来。

老大对老二大吼,走,我们去买酒。

我承认我是个懦弱的人。

喜欢用眼泪发泄我的感情。

可是,我对我爱的妮子的思念,除了眼泪和酒。

我还能找到其他东西发泄么?

我用手机给妮子的手机发短信。

我说,妮子我爱你,如果有来世,我一定娶你。

我把妮子手机放在柜子里。

幻想着有一天妮子能来到我身边亲自把这条短信打开。

如果有来世,我也可以拿着妮子送我的信物,再来爱你。

我戒掉了篮球。

我花了很长时间走了一遍我和妮子走过的路、去过的地方。

吃了我和妮子一块吃过的饭,食堂的、校外的。

我想我再下你。

然后忘掉。

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那边很长时间没说话。

我知道肯定是妮子。

过了很久,那边说,安安我想你了。

我心脏生疼,慌忙的挂了电话。

我回到寝室,老大老二都不在,只有准备考研的老四在看书。

我说,老四跟我去喝酒吧。

老四说好。

我买了几瓶啤酒和老四坐在南湖的台阶上。

我说老四你知道么,今天茹茹给我打电话了。

我啪一下把啤酒瓶摔在地上说,我真他妈的难受。

老四拿起来一瓶啤酒,咕咚咚的灌了大半瓶。

老四说,三哥,我知道你是个感性的人,你总是沉浸在回忆里,你自己画地为牢把你自己束缚的不能动弹。其实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你这样,兄弟看着也难受,你还有我们兄弟,我们希望看到你。

一句话,让我对老四肃然起敬。我没想到老四会说出来这样的话。

我换了个手机卡,除了亲人和兄弟的号码,我全删了。

换了个新的自己。

好了,平复下心情,茹茹的故事到此结束。

下面是一个新的故事。

大三的暑假格外的长,很闲散的假期,我想这是人生中最后一个长假期了。

晚上看电视、上网玩到很晚不睡,然后白天起不来。

偶尔家里面几个哥们叫着聚在一块搓搓麻将、喝喝小酒什么的。

在家闲的无聊,拿手机上,发现没几个人可以聊。

就用搜索附近的人,当然仅限女性。

琳就是那时候认识的,我加她。

她很快同意了。

我问她,你好,你是A村的吧?

不是,我B村的。

我说,哦,邻村啊,你叫什么?

我叫琳。你呢?

我回,我叫杨安

她说,你多大了?

我说,我22了。

她问,你几月的

二月的。

她说,哈哈,我比你大两个月,你得叫我姐。

我无语。

后来就和琳聊的很熟了,我知道了琳不上学了,在艺术团做主唱。

艺术团就是一个小演出团队,有的办喜事的就请他们去表演。当时对艺术团没有好印象,感觉他们表演的好低俗,有的还表演脱衣舞什么的。

高中哥们超打电话过来。

他说,杨安你在哪儿?

我说我在家啊。

他说,快跟我去相亲见面去,我妈逼着我相亲,让我去见一女的,B村的。

我说好,哥哥这就过去。

我和超骑着摩托直冲B村。

和超见面的女生叫小D,她也带了一女生。

那女生长得很漂亮,完全压制住了小D。

那女生看着一直笑,她说,你是杨安吧。

我说你怎么知道。

她说我看你空间相册啊。

琳,我脱口而出。

我说,咱俩去走走吧,别耽误他们俩了。

琳说好。

我俩就在B村的小路上走着。

走到一家门前。

她说,这就是俺家,你进去坐坐不。

我说好。

进去,我问,你家就你自己啊。

她说不是啊,我和我奶奶呢,她住那间房,她指着。

我说,你爸妈呢?

她说,都出去打工了。

我问那你怎么不出去啊?

她说,不行,都出去了谁照顾奶奶啊。我弟弟也在县城上高中,他们每月放假要回家啊。还有家里面的人情礼节等等啊。所以得有个人在家。

心想,真是让人心疼的女生。

她说我晚上有演出,你来看不?

我说在哪儿?她说就在隔壁的C村,有结婚的请我们艺术团演出。

我坏坏的笑,你会不会跳那些舞吧。

去你的,我只是唱歌,我是我们艺术团的主唱,每次演出唱很多歌呢。琳得意的说。

我说好,晚上我去看你的演出。

琳在临时搭建的台子上忘情的唱歌。

破破的舞台也不能掩饰琳的歌喉。

我站在台下充当琳的粉丝,不停的打口哨。

琳把她的歌唱完,下台。

我继续演粉丝说,琳琳我爱死你啦。

她说,一边去,没大没小的,咋样?姐歌唱得不错吧。

我连忙点头,恩恩。

琳的发过来,姐想去镇子上买点东西,可是没车子啊。

我说,傻样,想让哥载你去就直说。

琳就发来一个呲牙。

我开摩托载着琳,我估计开的飞快。

她在后面坐着掐我,慢点啦,会死人的。

她买了些菜,又买了一些生活用品

我请她吃火锅。

我自顾自的喝着啤酒。

我透过锅底滚滚的雾气看她。

她吃着吃着就抬头对我咯咯的笑。

我点燃一根烟,琳对我慎怒道,姐告诉你多少次了,抽烟不好。

我笑了笑,依然继续抽。

我戒不掉烟,就好像戒不掉对某个女孩的思念一样。

我想每个男孩子心中都会有一个女孩,如果她离开了你,你也会把她放在心里的最深处。以某种方式回忆她。

我看着手背用癫痫病人发病时为什么不能碰烟头烫出来的伤疤,笑了笑。

暑假结束,我又回到了学校。

走在校园中,看到朝气蓬勃的学弟学妹。

真感觉自己老了。

看着篮球场上飞奔的男孩,我想你们真好,可以肆意的挥霍自己的青春。

我不再去结识这个学校的任何人。低调的不想让人认识我。

我开始学习,不再逃任何一节课。

我不想以后回忆起大学后,居然连图书馆都没去过。

走在这座城市中,我感觉这城市真是操蛋,成就了许多人的梦想,又毁坏了多少人。

和老大他们喝酒,我们都喝多了。

去了KTV,我们疯狂的吼叫。吼疼了时光、叫走了青春。

最后我们抱在一起都哭了。

老大问我以后想去哪儿。我说我得回家那儿,离父母近。

老大拍拍我说你长大了。

我很庆幸,在大学我能交到这么几个铁哥们。

偶尔拿出来茹茹的头发和手机看。

只是笑笑,不再像以往一样睹物思人、不能自已。

时间真是一剂良药。

教会了我们成长,教会了我们成熟。

寒假到来,长长的时间。

琳成了我对象。

琳退了艺术团,我俩整天在一起。

和琳一块去镇子上买菜,我们像一对夫妻一样讨价还价。

没事就去她家,吃她做的饭,一起谈论前村后店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

晚上,琳的发过来,安安,我一个人在家,奶奶去姑姑家了,我不敢睡觉。

我说,傻样,我这就过去。

她说,嗯嗯,那你路上慢点,多穿点路上冷。

我骑车飞奔过去。

琳躺在床上看电视,看到了我就傻傻的笑。

琳赶忙掀开被子说,快,来被窝暖和暖和。

我笑嘻嘻的问,你就不怕我非礼你啊?

她说,你来啊,反正我都是你的人了。

我冲过去在她脸上一顿乱啃。

我停下来坏坏的说,老婆,咱们现在生个孩子吧。

她瞪眼道,去你的,油嘴滑舌。在被窝老实呆着,姐去给你做你喜欢吃的面。

我嘿嘿笑着说好。

我很享受这样安静简单的生活。

我想,繁华的城市终究不是我落脚的地方。

这朴实的村庄、乖巧的琳,让我安心。

我开表哥的吉利自由舰载琳去县城。

她看到车说,哇,这车好漂亮啊。

我鄙视,就这破车我都懒得开,等咱结婚买辆十来万的。

琳咯咯笑着说好。

我想起来茹茹她爸开的奥迪A8,笑了笑我的。

我牵着琳满县城的溜达,带她去吃小吃。

我说我送你戒指吧。

她说,要那玩意干嘛?

我哈哈笑着说,这样就算咱俩订婚了,你就确定是我的人了。

琳说好。

回来的路上,琳坐在旁边睡着了。

我便把车开的很慢,生怕惊醒了琳的美梦。

看着我俩手上的戒指,我想我俩算是约定了今生。

我带着琳去见爸妈。

爸妈在一旁不停的询问琳。

从琳的工作到家里面几个兄弟姐妹。

琳乖巧诚实的一个个问题的回答。

我在一旁坐着抽烟。

出乎我的意料,一向什么事都顺从我的爸妈。

这次强烈反对我和琳在一起。

我静静的说,我要娶她,你们不用反对,我的决定你们改变不了。

我的冷静让父母毫无办法,便不再对我劝说。

我的认为,琳她一定会成为我的女人。

我找了工作,在很远的城。

只因那儿工资高。

临行前,琳送我。

我亲吻她的额头说,在家好好待着,等我赚够了钱就回来娶你。

琳乖巧的点头。

社会和学校不同,尔虞我诈。

我没交任何朋友,因为这不是我的城市。

我认真的工作,努力的赚钱。

着千里之外琳的喜和悲。

幸运的是,工资一直在涨。

每天算着小算盘,等赚够钱就回家找个工作,娶了琳。

接到了超的电话。

他说,安哥,你回家吧,琳要结婚了。

我说,滚蛋,你瞎开什么玩笑,我并不以为是实话。

我没骗你,琳一直不让我告诉你,但是我想应该让你知道下。

我把电话挂了,打琳的电环,关机。

我又打小D的电话,她接通。

我说,小D,琳怎么了?

杨安,你混蛋,你为什么一直不回家,你为什么不娶琳。

我央求她,小D,你把事情告诉我好么?这到底怎么了?

小D哭了,断断续续的告诉了我。

你妈妈说服不了你,就找了琳,让她离开你。说琳和你在一起会耽误你的前途。琳父母知道了你们的情况,也不答应琳和你交往,他们给琳相亲,琳那么乖巧懂事,她又能怎么样呢?琳说她配不上你,你是大学生,而我们呢,我们只是农村普通的人,小D说到最后吼了起来。

小D说,杨安你知道么,琳她好可怜,她一直不让我告诉你这些,她自己承受了这么多,我真的好心疼她。

我把手机摔在地上。

想起来当时茹茹妈对我说的话,只不过角色转换。

琳那么听话,也许我妈的一句话就可以让她离开我。

父母对我们的爱这么深,又这么疼。

我笑了,笑这无奈的现实、无奈的爱情。

笑这现实的爱情,最后却输给了配不起。

我回了家。

琳明显的瘦了,憔悴了很多很多。

我心揪的生疼。

走过去紧紧抱着她。

她哽咽的说,安,对不起。如果有来世,我一定嫁给你。

我想起了给茹茹的短信,如果有来世,我一定娶你。

两句穿越时空的话碰撞在一起,让我无处安身。

琳穿着白色的婚纱,美丽的如同天使。

却成为了别人的老婆。

她进了屋子,我跟着进去。

她一袭婚纱站在我面前,却远的不可碰触。

我就笑着看着她,一言不发。

琳哭了,说安你别这样,我看着难受。

我再也忍不住,捧着她的脸疯狂的吻她。

她回应我。

我在她耳边说,我希望你以后能幸福。

我跟着婚车去了男方家。

我端着满满的两杯酒找新郎。

我对新郎说,她是我亲姐,你要一辈子对她好知道吗。

新郎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对我展示下空杯子。

我也仰头一口喝尽了酒。

我开心了笑了。

我回工作的地方,超和小D来送我。

火车站,我看着依偎在超旁边的小D。

问,你俩什么时候结婚?

超说,下年结。

我笑了说,好,你俩真配。

超拿出来包中华,递给我一根。

我点燃吸了一口,掐灭了。

我自顾自的说,我配不上抽这烟。

就好像配不上的茹茹,配不上的琳。

配不起这美好、的爱情。

(全文完)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zbfkq.com  书路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