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路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瓜女子_散文网

来源:书路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王家村有个小姑娘,为人憨厚老实,邻居们便叫她瓜女子,一长,真名没人叫了,瓜女子倒叫出了名。

瓜女子是王村长的女儿,15岁那年初中毕业,考高中落了选,王村长本想叫她补习一年再考高中,可瓜女子说:“,我这脑子笨的像个猪,能混个初中毕业就算不错了,再补习也是瞎子打灯笼白费蜡,咱不是唩快料,算了,我还是在家给我妈当帮手吧!”王村长细想,倒也是,当个村长,整天顾不上家,家中里里外外全靠老婆一个人,如今女儿回来当个帮手,倒也挺好。

从此,瓜女子便在家中管不少事。她不光干田里的活,家中那些琐碎事,喂鸡呀,喂猪呀,打扫庭院呀,跑小脚呀,担水做饭呀,他都干。瓜女子这个娃,干啥都讲认真,干啥就要把啥干好,所以常夸奖她。

好心的邻居见瓜女子就问“瓜女子,人家娃都到外边干事哩,你瓜的扎不出去呢?”

瓜女子:“我爸叫我在农村干,我听我爸的,谁要说咱瓜,咱就瓜,咱全当没听见。”( 网:www.sanwen.net )

你别看瓜女子表面上看去瓜不唧唧的,其实她是很有心计的女子娃哩!

去年九月中旬有一天,清早起来,王村长和老婆一起出门去看望岳父和,家中只有瓜女子一个人。

瓜女子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把庭院打扫的干干净净,接着又喂了鸡和猪。她刚端了一个凳子坐下来歇一会儿,忽然听到大门外有人喊“王村长在家吗?”瓜女子嘴里嘟囔着:“谁这么早来干什么?”他不耐烦的将大门打开,原来是本村的张二宝。“你找村长干啥?”瓜女子劈头就问。“来看看他”张二宝漫不经心地回答着。“我爸无灾无难的看啥哩!”“哎!这娃,无灾无难的就不能看看!”

张二宝手中拎着东西进屋了。

瓜女子见张二宝一手拎着一个袋子装着圆圆沈阳看癫痫病的专科的东西像是苹果,一手拎着一个袋子看样子是两瓶酒,她心里明白,准是有事来求我爸的,他猛然想起说过的事:张二宝在前任村长手上承包了村上的苹果园,一直嫌承包费太高,今天一定是为这事来的。

张二宝放下东西“女子,村长不在家。”

“不在,你找他有啥事?”

张二宝不好意思给瓜女子说,嘴里吱吱呜呜“没啥事,来转转,看看。”

“那你就坐吧!”瓜女子端来凳子。

张二宝坐了一会儿,感到和瓜女子没有啥可说,他站起身来“女子,你爸回来,你就说我来看过他。”张二宝刚要动身,瓜女子猛然想起他爸说过的话“不能要人家东西。”“哎,把东西拿上再走!”

“东西我不拿了。”

“不行!拿走!”

“不拿了。”

“拿走!”

两个人推来推去,最后瓜女子硬是将东西塞进张二宝的怀里,把张二宝推出家门,呯的一声,把门关上了。张二宝在门外很不满的说:“真是没见过忒瓜的娃!”

瓜女子在院子里撅着嘴,“真讨厌!”

张二宝走了不大一会儿功夫,门外又喊“王村长,王村长!”瓜女子以为张二宝又来了,不打算给他开门,谁知门外边的人又是喊,又是打门,瓜女子无奈,只好把门打开,一看原来是外号叫尖尖钻的。门一开,尖尖钻就往堂屋里走,他背着一个挺文明的大包,蛮神奇的。尖尖钻来干什么?瓜女子是弄不清的。这个尖尖钻有两个儿子,去年他为大儿子弄了一份庄基地盖了新房子,今年又想为正在上小学的二儿子再弄一份庄基地,这个尖尖钻这些年在外边做生意,手里有钱,新房子盖了一座,又想再盖一座,他找王村长,就为这事。

“女子,你爸呢?”尖尖钻放下手中的大包问着。

“不在家”。

“干啥去了。”

“不知道,你有啥事?”

“没事,湖南治疗羊癫疯的好医院?来看看。”

尖尖钻瞧着瓜女子“女子,怎么,你爸当村长,我娃扎穿的这样土气,扎不买身时装穿穿。”

“没钱,买不起。”

尖尖钻打开他带的大包,拿出一件衣服“女子,你看这衣服咋向?”

瓜女子一看,那衣服确实好看,上前用手去摸。

尖尖钻:“穿着试试吧!”

瓜女子穿上新衣服走到大镜子前一照,既合体,又好看,“这得多少钱”瓜女子问着。

“不问多少钱,只要你觉得好,大叔就送给你了”。

“那可不行。”

“这娃,一身衣服算个啥,小事一桩。”尖尖钻收拾自己的包,“女子,你爸既然不在家,那我就走了,改日再来。”

瓜女子又想起她爸的话,不能要人家的东西,“别走,别走,把你衣服拿走。”

“不拿,不拿,大叔送给你了。”

“不行,不行,你一定要拿走。”瓜女子赶忙脱下衣服,塞到尖尖钻的怀里,两人又推让了一会儿,还是瓜女子强把尖尖钻推出家门,把门又关上了。

尖尖钻在外边说:“这娃真是个瓷壶!”尖尖钻走了,瓜女子松了一口气,刚坐到堂屋的门槛上,外边又有人打门,“咚,咚,咚,瓜女子,开门。”

“今天咋这样讨厌,送走一个,又来一个,没完没了。”他实在不想开门,可是那人还是把门敲个不停。瓜女子一脸的不高兴,她上前把门打开“啊,原来是大姑呀!快,快进屋。”

大姑边走边问“大白天,把门关上干啥?”

“大姑,你说这讨厌不讨厌,我爸当个村长,这个找,那个找,光今天早晨就来了两个人,真烦死人啦!”

“谁叫你爸当官哩!”

“一个村长,算个啥官吗,要是当个县长,那还了得”瓜女子稍停了一会儿,“大姑,你说这些人,来就来呗,总要那点东西!”

“娃呀沈阳癫痫科哪里的医院好,咱可不能要人家的东西!”

“我知道我都叫他们拿走了。”

大姑拉着瓜女子的手“我哇真是个好娃,谁说我娃瓜,我娃一点都不瓜。”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不觉然几年时间很快就了。瓜女子已经是20出头的了。王村长和老婆琢磨着,娃已到谈婚论嫁的年龄,该给我找个婆家了。

一天他们把瓜女子叫到身边,说:“娃呀!我们有个事儿要和你商量,你已经20多岁了,该出嫁了,你是想自己找对象,还是要我们帮你找呢?”

瓜女子说:“爸,妈,我的婚事,我自己做主,你们不用管。”

王村长说:“那好,我娃要放在心上,抓紧些。”

瓜女子坐在自己房间里,心里想着,自己确实该成家了,不能让爸妈为我再操心了。

瓜女子把自己村里的外姓同龄人一个一个想了一遍,未的都不适合自己,他又把家在农村的同学想了想,一时也没有合适的。忽然一个年轻人在他脑海中闪现出来,他就是邻村的张小虎。这个年轻人,和瓜女子是同窗,现正在家里务着果园。是当地稍有名气的致富能手,瓜女子在心里说着,就是他了,但不知人家目前是啥情况,他决定要亲自去问一问。

一天瓜女子来到张小虎家。

张小虎热情的接待了她。他们坐在一起交谈。“瓜女子,不,我应当叫你的大号王小芳同志,你是大忙人,怎么今天到我家来了,是有啥事,还是闲来逛逛?”

瓜女子说:“我来有事,我是个直性子人,就给你直说了吧,我来问你,你到底有没有对象?”

张小虎说:“这麽,不好说,说有吧,一个也没有订下来,说没有吧,又正在进行中。”

瓜女子毫不考虑的说:“我想和你交,你看行不行?”

“当然可以考虑”张小虎回答着。

“那就定了,今后我常来你家,跟着你学习打理果园,咋样?”

“欢迎,欢迎强光刺激会引发癫痫病发作吗”张小虎说着“但没有工资”

“谁要你的钱。”瓜女子回答着。

后来,两个青年人常在一起。

瓜女子办事向来认真,他跟着小虎学会了果树整形、修枝、病虫害防治以及科学管理等技术。张小虎的果园在两人共同经营下效益越来越好,不只是产量高,而且品质也好,小虎果园的名气越来越大,四乡八村的人都知道了,同时人们也知道小虎有个有名的帮手叫瓜女子,漫漫地当地人凡是办果园的,都请瓜女子去作指导,讲技术。

瓜女子和张小虎终于走到了一起,他们结了婚,就在洞房花烛晚上,瓜女子深深地吻了张小虎一口,她抓住小虎的双手,叫声小虎“我有话对你说,你看,咱们的果园办的很像样子了。我想咱们不光自己要富,还的带着乡亲们一起富,。”张小虎听了后感到,瓜女子竟然和他想到一起了,他立马说,“我一百个赞同,你有啥具体的想法。”

瓜女子说“咱免费举办培训班,给大家传授栽培技术和管理经验,”张小虎十分赞同。

他们说干就干,培训班很快就开讲了。培训班一期接着一期,在每一期培训班上,每当她面对乡亲们讲课时,每当她带领大家做技术时,她就有一种说不出的自豪感,他的心里总是感到美滋滋的。每当她从村里经过时人们看他的眼神和嘀嘀咕咕议论的情景似乎和过去都不一样了,她明白,现在大家都在夸她。她暗暗地下决心一定要和丈夫一起,在发展果业上干出一番事业来。后来乡上成立果品专业生产合作社时,她被选为社长,她还当上了人民代表、政协委员,她的名气更大了,她的思想、眼界也更开阔了。而今人们都夸她是带领群众致富的带头人。

有一天她从大姑门上经过,大姑叫她到屋里坐坐,她刚坐下,大姑就拉住她的手说“娃呀,从前,人们都说我娃瓜,现在,我娃所干的事情证明,我娃一点都不瓜,我娃是干大事的人。今后,一定要把事情干得更好。”瓜女子说“大姑,你放心,我会的,一定会的。”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zbfkq.com  书路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